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我满脑子都是男孩与不老魔。


贺兰静霆身上怎么那么多梗啊。


不仅是个瞎子还是只狐狸,不仅是只狐狸还是个处男。


八百多年能养多少只不一样的昉昉啊。


换过来让谭嘉木捡到千岁大人也可以啊,贺兰还能变个小孩子骗骗他,睁着无神的眼睛,一笑露出虎牙。


一小团狐狸和一个满嘴跑火车的小哥哥。


“我今天夜观天象,适合吃狐狸肉。”


贺兰:“哼”


还有还有。


人鱼顺懂什么的。


凶巴巴的,体长两米的大鱼懂懂,跟美丽柔弱根本不沾边,耳后有鳃,手肘上是坚硬的角质,可以生撕鲨鱼的尖尖利爪。


尾鳍是冰冷艳丽的蓝色,舌尖有倒刺,唾液有毒。


想接吻就要小心,否则亲一口就嗝儿屁了。


第一次见面就充满敌意,用歌声把顺顺引过来,差点就被杀了!


还有AI啊,宠物情缘啊,退休日常啊……


越忙越是脑内兴奋……


压力越大越想摸鱼……


不说了我去睡觉了……

评论(64)
热度(32)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