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瑜昉衍生】人非草木·10


*媚珠是狐狸的定情物,拿了媚珠的人可以免疫狐狸的无差别伤害。

*对我说的!我就觉得媚珠除了当霓虹灯之外有别的用!

*大狐狸贺兰静霆×小哥哥谭嘉木。



这话说的叫谭嘉木一阵心虚,荆浩被他堵在门外,往前一蹭就把他怼进了大狐狸怀里,这时候他反应过来,贺兰的尾巴还没收起来呢!

“你快把尾巴……”

“我屮艸芔茻!”

荆浩爆发出一阵大吼,贺兰伸手捂住了他家小哥哥的耳朵,眨眨眼睛把人往后藏。

谭嘉木先把荆浩拽进来,关门之前还仔细看看有没有人。

“别叫。”

“狐狸精!”

“你才狐狸精!”贺兰还没来得及说话,谭嘉木先不乐意了,他记得清清楚楚,小狐狸崽子说狐狸精的表情,他拎着荆浩往沙发那边蹭,荆浩比他高点,这个动作透着不协调,但大当家被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根本不反抗。

“你你你你,还有你!”

大当家伸出颤抖的手,让胳膊肘往外拐的二当家气得花枝乱颤,仿佛是狗血剧情里面的老母亲,谭嘉木把他指着贺兰的手按下去,他就又抬起来指着自己。

“怎么了!”谭嘉木原来那点害怕转成了不耐烦,他不太能接受如果荆浩如果说什么妖怪,怪物之类的,想想就心烦,贺兰还站在地中间,他走过去拉着他的手,把他带到沙发旁边。

“生……生什么气啊……”

荆浩怂兮兮地抱着一颗抱枕,盯着大尾巴的少年班小男孩,谭嘉木让他给弄得一愣,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兄弟是个傻子,还是个好心又热血的傻子,顿时也不生气了。

“贺兰静霆,”他拍拍大狐狸的肩膀,想了想还是补了一句:“乌龙茶。”

“我就知道!狐狸……精……”

“我是狐族,不是需要吸人精血的狐狸精。”

祭司大人冷静地给大当家科普,大尾巴却悄悄地绕到小哥哥身后,勾着他的腰侧蹭动。

“也长得太大了,你那狐狸,才,才这么长。”

荆浩比划了一下,不能置信地看了看沙发上坐着的,比自己还高了一点点的狐狸精。

“他那时候受伤了,所以才变得那么小。”

他的眼睛不断地盯着那个狐狸精,把谭嘉木都弄得有点搓火,大当家想想,忽然问了一句。

“我能告诉柳医生吗?”

谭嘉木一撩眼皮,笑了一声,把他大哥笑得一激灵。

“贺兰狐狸的时候好看,柳医生喜欢,现在贺兰这么高,这么帅,原形还是狐狸,你觉得柳医生知道了你还有希望吗?”

“操!我会保密的!”

大当家笔记还没抄完,骂骂咧咧地去抄笔记了,嘴里不外乎是狐狸根本不可爱,和吃什么长那么高,谭嘉木听着想笑,忽然回头看了看贺兰。

“他要是不保密会怎么样?”

“有很多办法,但你在意他,我不会用的。”

大狐狸说这些话的时候尾巴收起来了,静静地没有什么表情,眼神也不再对准他,双手在膝盖上抓了一下,忽然就站了起来。

“你好好复习,明天加油。”

 

谭嘉木也没想要多努力,但大狐狸不来了,那扇门冷淡地关着,他甚至不知道贺兰在不在里面,他考完一门就把自己往沙发上一扔,趴在贺兰曾经的那块地方睡觉,荆浩犹豫了好几天,忽然凑过来问他。

“你那只狐狸?”

“那位,他都变成人了,你尊重他一点。”

“行行行,那位,他……跟你生气啦?”

“没有!”

哪壶不开提哪壶,二当家自顾自生闷气,把风扇扭来扭去,摊在沙发上的资料被风吹得哗啦啦响,他就这么被不明不白地晾着,一口气哽在喉咙,差点就把他憋死。

这样不行,谭嘉木考完了开卷的马克思,把笔记往荆浩怀里一塞,还剩下最后一门要等到下周末才考,但在那之前他得去看看贺兰,他被太阳晒着,风从耳边呼呼地略过去,这些都不够他心烦似的,他发泄地敲着门,等着大狐狸甩着尾巴来给他开门。

“贺兰静霆!”

里面没有动静,谭嘉木皱着眉,掏出手机来给修鹇打电话,对方只说了一句,给了一个地址。

“电话里说不清楚。”

谭嘉木惦记着那句电话里说不清楚,火急火燎地到了别墅区,这儿几乎就是没有人的,傍晚了夕阳也落了,他本来恨不得窜天的步子也小了,谨慎地迈上了台阶。这里当然是贺兰的家,从玻璃门到灰色的墙面,外面摆着造型简单的桌子,他没来过,但一眼就知道这肯定是大狐狸的品味。

玻璃门里贺兰正在看电视,说看也不合适,他只是在听而已,脸压在手臂上,百无聊赖地换着台。谭嘉木举着手迟疑地敲了两下,那声音轻的和小猫挠门没有什么区别,但贺兰听见了。

他没有露出尾巴和耳朵,只是就那么走过来,谭嘉木想,吃什么了长这么高?

“你敲门做什么?直接进来啊。”

“我就是来看看你……”小哥哥看见小狐狸,忽然觉得自己来得并不合时宜,他有点尴尬,迈着小碎步往前挪,忽然又想起来修鹇说的话,才紧跟着贺兰坐在沙发上,伸手捏了捏他的肉垫。

“修鹇说电话里说不清,你怎么了?怎么不在隔壁住了?”

“哦,因为受伤了呀,自己住不方便,你又没时间照顾我。”

他像是小崽子时候一样,撩起了自己的灰色T恤,只是现在他不是奶呼呼的一团了,背后的肌肉随着他的动作起伏,最终定格在一个好看的形状。

谭嘉木没心思注意那个,上次狐狸说被阿爹挠了,那几条血印本来已经好的差不多,现在上面一团血糊糊的烧伤痕迹,顺着脊柱往下延伸,一直到运动裤的裤腰里。

他叹了口气,想伸手碰一下又不敢,大狐狸给他看完了,把衣服撂下去,又趴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上次回族里也是这个原因,有报告说北方狐族又开始杀人取肝,我跟他们族长打了一架,打赢了也约好了要好好相处,转头就被暗算啦,也怪我自己,明明是个瞎子还不小心。”

狐狸还是少年的样子,所以唉声叹气起来有种奇特的萌感,谭嘉木上手摸摸他的颈后,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一亲。

“怎么会怪你呢?”

“小哥哥。”

他回过头来,捂着自己被亲了一口的皮肤,皱着眉毛想了一会儿,下定决心了掏出一个盒子。

“我可以送一个礼物给你吗?”

“特产?”

“不是,是一个小礼物,我很喜欢你,所以想送给你。”

谭嘉木接过来打开,发现是那条娘兮兮的项链,他捏着那颗闪闪发亮的珠子,不明白贺兰的忐忑是为了什么。

“你们狐狸都有的吗?修鹇和宽永也有一颗,哇这个还会亮呢。”

“哦,亮了呀,真好。我本来想……月亮圆了,再长大一点的……”

“嗯?”

贺兰抱着自己的小哥哥,捏着他的下巴吻了过去,他没受到什么抵抗,谭嘉木的嘴唇很软,像是果冻,小兔牙不是很整齐,舌尖带着蜂拥而来的甜蜜气息,好像剥开了一颗糖的糖纸,舔一口从舌尖到心尖,全都是那股让他灵魂震颤的香气。

“小哥哥,你拿了我的媚珠,就是我的人了。”

-tbc10-


评论(15)
热度(114)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