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顺懂】花一开就相爱吧·10


*给 @叶凌秋大小姐 秋秋。

*恋爱练习生顾顺×直球发射机李懂。

*爱情需要煎熬。



皇后的到来也没让魔鬼教官有一点点动摇,学生们还是练到了准点才放人,随着总教官一声令下,小崽子们脱缰的野马一般奔向了食堂,顾顺不跟他们走一路,怕被人流冲散了,迅速抓住了李懂的手,把他扯过来问他:“怎么来了呢?”

“想你。”

顾顺这次吸取上次的教训,不皮了,听见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就收手,专心牵着小宠物往食堂走。

坐下以后不急着吃饭,环顾一圈皮猴子们兴致勃勃的眼神,咳嗽一声。

“别起哄啊,上次回家他跟我置气,一个星期没理我。”

皮猴子们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看什么看?没见过怕老婆的吗?”

没见过没见过,怕老婆怕得这么光明正大,各位老铁纷纷抱拳,李懂还是那副乖乖的样子,把便当盒打开,给顾顺看今天的菜。

是叉烧饭,配了老火靓汤,一掀开盖子就见到红色的叉烧配绿色的青菜,米饭上撒了几粒芝麻,教官们不能打趣,也还是好奇,伸着脖子看看家常菜,再看看自己的食堂出品,顿时觉得顾顺的样子更加可恨了,大于等于阶级敌人。正要喊一声泄愤,顾顺一眼扫过去,十分怂地纷纷噤声了。

李懂看这个场景,小声说话:“我可以来吗?”

“你都来了想起来问这个?”

顾顺午休时间并不长,他吃得快,李懂皱了皱眉毛,又小声地抱怨了一句:“你慢点吃啊……”

大家眼睁睁看着中午吃饭只要五分钟的总教头,一口只咬了半块肉。按照这速度吃完饭,再喝完汤,午休就结束了,李懂收拾好便当盒,光圈了一会儿才犹犹豫豫地开口。

“我想送你过去。”

顾顺倒是没有不同意的意思,他又拉住了小机器人的手,现在没有人流了,李懂低头看看两个人交握的那只手,轻轻地捏了捏。

“送吧,你在家待着也是待着,给你权限了多出来溜达溜达,呼吸——你不需要呼吸是吧?”

“可以呼吸,制造氧气。”

“行啊,还会光合作用呐?”

“不是光合作用!”

小机器人已经调出了资料,刚要解释,顾顺发现他光圈转就知道不对了,连忙抬手阻止。

“停,我不听,你那太复杂。”

两个人走到训练场,学生们已经列好了方阵,现在到了最后阶段,检阅队伍基本已经成型了,只等着最后一次表现出最英姿飒爽的样子,给军训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挺好,是吧?”

李懂没说话,他扫描结果不是这么显示的。

“不满意?你没看他们头两天,那正步踢得,狗啃一样。”

“现在啃他们的狗走了吗?”

“哈哈哈哈哈我以前没发现你这嘴怎么跟我似的。”

“跟你学的。”

顾顺愣了,他歪着脑袋看了李懂一眼,忽然感觉不太好。

“真的是跟我学的?”

“机器人会学习主人的行为,和情感反应。”

“不不不!不行,别跟我学,你不能像我嘴巴这么坏,我妈会打死我的!”

“你嘴巴不坏。”

“不要反驳我,不许学我说话。”

他要是把小宠物教成个哈士奇,他妈绝对会用擀面杖锤得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老顾是不会帮他的。

他光顾着想这事儿,就这么站在没遮没挡的地方晒着,李懂掏出手帕给他擦了擦汗,忽然听见一声喊,有个方阵乱了。

俩人跑过去一看,六方阵的小胖子正躺在人圈儿里呢,大家想扶他都没那个力气,还是顾顺把他拽起来试了试体温,基本确认是中暑了,他刚要把人扛起来弄医务室去,扯胳膊的动作还没完成呢,小机器人一言不发地把便当盒塞给主人,一弯腰就把小胖子公主抱起来了。

六方阵教官喉咙里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叫,他看看总教头,再看看丝毫不费力不打晃的教头夫人,大概明白为啥魔鬼也惧内了。

“医务室那边。”顾顺给李懂事儿指了个方向,回头交代教官:“继续训练,现在正热,找阴凉地方走,休息时间加十分钟,让学生们多喝水,各方阵传达一下。”

李懂把小胖子放在医务室的床上,站在角落里生闷气,顾顺急着看学生,也没注意到,摸了摸他的脑袋让他回家,就急匆匆地又返回去看着训练了。

 

等回家他就接收到小宠物的怒气了,首先进门亲亲消失了,接着是站在自己身边门神似的李懂事儿,叫坐下就坐下,也不抬头。

“哎。”

“唤醒指令错误,请重新输入。”

哎呀妈呀硬邦邦的。

“生气了吗?”

“我没有听清,请再说一次。”

“真的生气了?”

“我没有听清,请再说一次。”

顾顺知道,他只要叫一声李懂,小宠物就得乖乖回头,但他不想那么干。

平时都一肚子坏水,但今天他真的没犯错误啊,这是怎么一肥四?顾顺吃完了,看小机器人刷碗的背影就觉得困惑,今天中午还好好的呢,他俩吃了饭,李懂事儿帮忙抬了学生,啊,他还没夸夸小宠物能干呢。

“今天干得好。”

“我没有听清,请再说一次。”

答案不正确,不是因为没夸他。

顾顺摊在沙发上,觉得人生遭遇重大挫折,小机器人知道生气了,是好事儿,但坏就坏在哄不好了。

这不是糟糕了吗。

他泄气地双腿一蹬,把抱枕蹭掉了。

李懂跟背后长眼睛似的,跑过来把抱枕又塞回他腰底下,还给调整了一下位置。顾顺长叹一声,他终于舍得放下那几个碗了,天可怜见,他这么半天,都能给他那套20一套,还赠仨勺儿的碗抛光了。

但顾顺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于是他这次没弄掉抱枕,直接把自己弄掉了,脸朝下趴地上一动不动,表现出了一名优秀的狙击手素质。

李懂又跑过来了,把主人从地上捡起来拍拍灰,把他按在沙发上不让他动,给他来了套马杀鸡,按得顾顺直想睡觉。

“跟我说话啊,李懂事儿。”

“话。”

“行吧行吧!都反了!我睡觉了!”

顾顺大步走回卧室,直挺挺把自己往床上一撂,被子也不盖灯也不关,就等着小机器人过来。

李懂过了好一会儿才进门,悄么声地给顾顺盖了被子,关了灯,站在床边半天才吱声:“今天,读故事吗?”

“有没有那种谈谈对象,对象忽然不说话了,然后俩人互相生气,最后冷死了的故事?”

小机器人不说话。

“李懂!”

“是!”

主人一声暴喝,小机器人基础系统强制他应答了。

“生什么气啊,跟我说说呗。”

“你说自己嘴巴坏,还要去背体重大于你的人。”

顾顺在黑暗里眨眨眼,忍不住坐起来。

“就这?”

“你不坏……会受伤的……”

顾顺哐当躺回去,吓得李懂赶紧摸摸他的脑袋,这么多年皮糙肉厚的魔鬼狙击手,忽然被这么小心地对待了一下,不可思议地觉得有点想笑。

“你看你,把我当什么了,又不是玻璃的。”

他们两个都处在黑暗里,屋子里看不清楚人,只有窗外的月光,和小机器人银光闪闪的瞳孔。

“我是你的机器人,让我照顾你。”

“你是我的男朋友,我们互相,互相照顾啊。”

“顾顺,我请求你,让我照顾你。”

他以前谈恋爱,最后的结局一般都是人家说,你太强势,你总是给我这个给我那个,却不问我想不想要。

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他做不到掌心向上,接受别人的给予,宁愿掏心掏肺地付出全部,也不愿意交出主动权。

“好吧。”

人生苦短,何妨一试?

-


评论(16)
热度(163)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