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顺懂】花一开就相爱吧·2

*给 @叶凌秋大小姐 秋秋,今天的甜饼!

*退伍军人顺×家务机器人懂。

*说要花钱给顺顺买插件的那位我记住你了,等插件上线那一天麻烦你来刷一下卡。


顾顺时间长不在家里睡觉,竟然觉得有点认床,他坐床边迷迷糊糊地思考要不要去上个厕所,晃了晃脑袋自己忽然笑了出来。

风里站岗雪里睡觉,回了家就娇贵了,都赖顾太太。

满脑子生气的顾顺趿拉着拖鞋去上厕所,随意往客厅一瞥又吓一哆嗦。

“李懂?”

空洞洞睁着眼睛的小机器人眼睛里的光圈一亮,冲着他歪了歪脑袋。

“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吗?”

“你坐那干嘛呢?”

“充电。”

他把脸彻底转过来,一根线当当正正地插在他的后颈上,充电线蜿蜒着绕过沙发扶手,里面流动着电流的蓝光。

顾顺没吱声,低头稍微一想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先进的仿生人要设计这么落后的充电方式。

为了提醒双方,无论谁都不要忘记了,人和机器的不同。

但他也没有深想,自己就是个战争机器,小卒瞄准着对方统帅,于万死搏一线生机,思考这么多大道理有什么用,不一定哪一天他再上战场,被一炮连着藏身的堡垒一起轰掉。

想到这儿他止住了思绪,看着呆愣愣的小机器人忽然玩心大起,伸出一只手张开手指,自己说的时候都忍不住笑:“关机,懂事儿。”

小机器人极其听话,听见他这一声,眼睛里的光刷一下熄灭了。

顾顺心满意足地去了洗手间,趴回床上一觉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顾顺是自然醒的,他一睁眼睛先是反应了一会儿,摸了摸腰摸了摸腿,迷茫地三百六十度转头,周边环境是安全的,他又趴下来,准备睡个回笼觉。

但眼前出现了一双脚丫子,他顺着肉呼呼的小腿往上看,看见了小兔牙。

“吃早饭吗?”

“吃……”

身边有人他很难睡着了,顾顺撑着自己站起来,从床上一跨步砰一声落在地板上,李懂拎着他的拖鞋,自己却光着脚。

“怎么不穿拖鞋?”

顾顺捂着自己的后脖子摇摇晃晃地往前走,觉得可能落枕了,小机器人亦步亦趋地跟着主人,光裸的脚掌踩在地板上没有一点声息。

“脚上没有温度传感器。”

“哪里有?”

小机器人指了指自己的鼻尖,顾顺叼着牙刷,思维还没开始转动,他招了招手,等李懂站到自己面前,把手掌盖到了那张小脸上。

“我发烧了没?”

手底下传来李懂乖巧的声音:“没有。”

“那就是睡多了。”

顾顺自言自语了一句,撩起水洗好脸,坐在桌子前开始吃三明治。

饭后他坐在沙发上扒拉茶几上的屏幕查李懂的型号,找到了一份一百零四页的说明书,就跟药品说明书一样,多半是一些看不懂的机械原理,顾顺挑着重要的部分瞅了瞅,往下一滑,看见了插件以及改装那部分,差点就把苹果汁喷出来。

[6.20版全功能机器人接受自主增加插件以及改装,插件可在应用商店下载,改装需至4S店,自主改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下面罗列了一些跟随,自主焦点,宠物音插件等等,这些有点小变态的插件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改装那栏里写了满满三页这个机器人能做什么。

司马昭之心啊。

仗着是机器人啥都敢招呼。

顾顺一边咂嘴,一边用眼睛瞄着李懂。小机器人洗完了碗开始收拾屋子,蹲地上一块一块擦地板,顾顺看他跟兔子似的一蹦一蹦往前走觉得好玩,想够手机给顾太太拍一张,一回手就听见自己脖子格拉一声响。

“哎呀……”

毫不夸张地说,李懂事儿三步就过来了,顾顺瞅瞅自己家这个油光锃亮的客厅,再看看机器人的两条好腿,开始仔细回忆那三页纸上有没有什么可能被利用来威胁人类的选项。

小机器人已经调出了按摩程序,他的手伸出来在主人面前晃了晃,接着按了上来,是冷的,柔软的质感跟人的皮肤很接近,但却是冷的,顾顺缩了一下脖子。

如果是人,现在就会搓搓手,但小机器人没有,顾顺耳朵好使,听见了一阵细小的机械声,李懂的手再摸上来,就是暖的了。

“这样好吗,顾顺?”

“很好。”

自己的名字被他得九曲十八弯,顾顺觉得想笑,但注意力很快又转回那本说明书,那上面用粗体加黑写了机器人三定律,前狙击手转了转脖子,觉得自己疑神疑鬼的像个神经病。

“行了行了,擦地去吧。”

 

顾顺对李懂的心情介于家里添了个吸尘器,和家里添了个宠物之间,感情说不太清楚,态度倒是十分自然,毕竟他养过警犬,也买过吸尘器。

现在的小机器人除了妈妈给的设定,其他都属于出厂初始版,顾顺仔细研究插件列表,又去搜了搜网上的评论,结果大家都推荐原设,那些乱七八糟的插件反而会限制这种机器人的自主学习程序。

[就像养宠物一样,你一进门把他叫过来,跟他自己蹲那儿等你,感觉能一样吗?]

顾顺想了想李懂事儿站门口等门的样子,莫名觉得有点心痒痒。

他妈真的给他找了个好活。

但作为一位五讲四美的好主人,顾教官是不会就这么虚度光阴的。他瘫到了下午,终于舍得挪动脚步让李懂给沙发吸尘除螨,自己溜达到书房抓起上次没看完的小说接着看了起来。

期间懂事儿还给他泡了一壶茶,拿了一盘小点心,顾顺看小说看得入迷,拿起来就吃,点心渣掉了一身也舍不得站起来掸掸,仿佛那些小玩意能在他身上下崽儿,再给他下出一盘来。

好容易等他告一段落,小机器人发动技能,把顾教官拎起来给他扑扑灰,又去拿吸尘器把地面弄干净。顾顺好脾气地被他搁一边,自娱自乐地伸了伸懒腰,还做了半套广播体操。

“你刚才怎么没提醒我不让我那么吃?”

“因为你在高兴。”

“这么智能?”

“可以分析出来。”

他指着自己眼睛里正在转圈的小光圈,顾顺一肚子坏水又没憋住,开口命令他:“闭眼睛。”

小机器人不明所以,但主人说的话要听,他闭上了眼睛,却听见主人接着说:“现在呢,我高兴吗?”

人声中包含的情感,比面部肌肉传达的更加单薄,更加短暂,所以难以捕捉。

“生气了吗?”

其实屋里的摄像头都对着他,但李懂听他的话,切断了所有的视频源,只能在一片黑暗中惴惴不安地猜测。

顾顺逗够了,决心当一回好人。

“睁开吧,”他用掌心推了一下小机器人的脑门,笑眯眯地说话:“人的感情是连贯的,没有突然就不高兴的道理,这一课我送你,下次记得交学费。”

“学费?”

“没什么。”

这小机器人都是自己的啊,顾教官叉着腰,觉得他怕是教新兵蛋子教傻了。

-


评论(18)
热度(163)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