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顺懂】花一开就相爱吧·1

*退伍军人顺×家务机器人懂。

*给 @叶凌秋大小姐 的生贺,虽然她生日还没到,但我就发了你怎么地吧!让我们秋秋吃糖吃到生日!

*是个用奶油蜂蜜烤的甜饼,不加价,只含糖。



顾顺放假了,原先他没有放假这一说,年都很少回家过。后来他退役了,当了教官,也成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基地离城区不远不近,赶上月假就能回家住两天。

他原本不想回家,但他妈神秘兮兮地说给他邮了个东西,一定要叫他回家看看。

“看什么啊……”

在基地待到了晚上,穷极无聊的顾教官终于深吸一口气,准备接受妈妈奇思妙想的轰炸。他站在门口掏口袋,掏了半天才想起来家里的门不需要钥匙,接着对着月光扒拉密码锁,输了好几遍都没弄对,他深深觉得自己就应该买个带钥匙孔的,折腾一溜十三遭终于在黎明之前输对了密码。

“我回来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人回答他,顾顺左右观察了一下,确实没人。

幸好没有等他,那就好那就好,顾太太是个心态年轻的漂亮阿姨,平时跳跳舞上上网,没事儿还会跟姐妹们约个水疗,这次一定要他回家,他生怕顾太太又给他领了一个漂亮小姑娘。

天可怜见,顾顺教官是个弯的。

那次见鬼的“约会”之后顾顺跟妈妈坦白,差点让顾太太用擀面杖给他打出门。

“你这个小混球!军队里不都是男孩子吗!你是弯的你还没对象!你是要愁死妈妈我吗!”

满大街都是男孩子,他也不能上去就跟人家结婚吧?

老顾在旁边看他的惨状,一点要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就在那儿滋溜溜喝茶。

“老顾!救命啊!”

“你妈说得对,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老顾先生眼神飘忽了一下,口改的贼快:“都拜倒在你妈的石榴裙下了!”

屁!老顾比他退役还晚!

但小顾先生敢怒不敢言,他妈的怒火马上就要把他烧成渣了。

在他的诚恳认错之后他妈无奈地抚额,半天才抬起脑袋,露出个邪恶,啊不是温柔的笑容。

“我给你想想办法。”

 

往事不堪回首,顾顺把外套挂在门边,撑着鞋柜换拖鞋,出于习惯在不经意间把屋子里的情况扫了个遍。难道妈妈的办法就是给他收拾了个屋子?都说了好几次了他自己能请家政,所以他的快递呢?放哪儿了?

顾顺一边往里面走,一面伸手拍了两下打开了灯,刚才月光昏暗,家里的陈设他也没觉得有啥不对,已经放下心的前任狙击手坐在沙发上,还拎了个抱枕垫在腰后面。

“我妈到底……卧槽!”

顾顺吓得整个人一缩,连滚带爬地用沙发做了个掩体,往身后摸什么都摸不到,心一横就要冲过去先卸了这个胆大包天的孙子大腿,蛟龙的家也敢摸?

“主人?”

对面那孙子说啥?

“主人,你要吃饭吗?”

顾顺的脸冷下来了,他叉着腰,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对面的小不点。

顶天一米八,顾顺比划了一下,小不点抬眼看他,很明显能看出瞳孔边缘的银色光圈,顾顺抬起脸,差点眼泪都流出来了。

苍天啊!

“我他妈……”

“主人?”

“别别别!我成啥了别……”

顾顺一脑子女仆装,使劲儿闭了两下眼睛才把那些黄色废料扫出门,小机器人乖巧可爱地站在那儿等他的指令,顾教官冷静了一下,大马金刀地往沙发上一坐,伸手往前指了指:“你站这儿,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你站这儿说。”

“好的主人。”

顾顺一口气噎住,好不容易喘匀乎了,第一件事就是要纠正一下小机器人这个把他变成变态的称呼:“顾顺。”

“主人?”

“不要叫主人!叫顾顺!”

小机器人眨眨眼睛,眼睛里的光圈转了一下。顾顺被他弄得有点无措,不禁开口问了一句:“你干嘛呢?”

“修改用户名。”

“行吧……行吧行吧,你哪儿来的?”

“顾太太针对这个问题留下了一段语音,要我现在播放吗?”

老太太比他新潮多了,顾顺再次瘫在沙发上,听着电视的音响里流出的轻快声音。

“顺顺啊,收到了吧?可不可爱!新型家务机器人哦!我老早想买了!但你爸不同意,非说机器人没有人好,古板!封建!你老大不小了,妈妈担心你,给你买机器人照顾你,妈妈是不是特别好?总之要多回家!不要闷在基地里,基地里那些男孩子你又不喜欢,要乖哦!”

苍天啊大地啊。

顾顺摸出手机,颤颤巍巍地给老太太发消息。

【可爱,喜欢。】

“顾顺你要不要吃饭?”

小机器人欢快地又问了一次。

肯定是老太太设定的,顾顺吃饭没时没晌,到家了恨不得一动不动,老顾俩人出门旅游顾顺自己待了三天差点没饿出个好歹。

他憋了半天,终于吐出一句:“吃!”

 

小机器人就站在对面,顾顺咬了一口生菜,口齿不清地指了指椅子,他乖乖地——把椅子搬开了。

“我让你坐下。”

小机器人坐在了那个被搬开的椅子上。

“把它搬回来,你坐我对面。”

小机器人屁颠屁颠地搬椅子,再坐下。

“你有说明书吗?”

“你要查询功能吗?”

他眼睛里的光圈转了两下,顾顺还是把这小不点当人看,所以一旦他露出机器的样子,顾教官就丢人地让他吓一激灵。他还是不太能接受这么先进的东西走入生活,仿生人介入战场只停留在特种作战这一方面,由于牵涉面很广,各国在吵了三五年之后,终于一纸合约表面上限制住了机械士兵的大批量生产。

但机器人进入家庭这一革命,却悄无声息地进行着,等这种人造商品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顾顺才发现,连顾太太都知道找个机器人来照顾他了。

所以他在街上看见的美少女陪着一个老头子,也没什么好指摘的。

家务机器人跟性/爱机器人只是分属不同类别,于社会稳定有益。

顾顺把两盘菜一碗饭都装进胃里,终于看开了。看开了之后这个小可爱的样子就更不纯洁了,不知道老太太在哪儿弄的,完全就是按照他的喜好长的。

等等,他那时候是不是做了个测试?那天顾太太拿过来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她总念叨的什么“心灵瑜伽”,想也没想就填了。

“你,有名字吗?”

“李懂,阿姨说我懂事儿。”

顾太太姓李。

顾顺被那几句软绵绵的“主人”勾出来的黄色片段,终于塞回了脑子里。

陆琛知道庄羽喜欢女仆装吗?

他得问问。

-


评论(22)
热度(198)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