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瑜昉衍生】人非草木·6

前文:5.


*贺兰大人会慢慢长大的。

*就算是奶狐狸,也是九百岁的祭司大人,威严没丢!

@程以叁 程程申请的小甜饼出锅了。


二当家从实验室回来,整个人累到虚脱,最近荆浩彻底不着家,把动保协会当成了事业来做,跟学校申请了一笔资金,野外考察去了,据说柳医生也会加入。谭嘉木佩服他这个劲头儿,要是把这个力气用到专业课上,可不至于挂科。

不过他有事情做是好事,还勉强有点大当家的样子,谭嘉木把狐狸抱起来,蹭了蹭它的脸。这是跟狐狸学的,它的毛软乎乎的,特别好蹭。

今天他会特别忙,上午上课下午做实验,晚上回来就得赶紧写作业,万恶的期中测试开始了。只能出门之前就把狐狸的三顿饭都提前准备好,不过就算急着走,他还忍不住手欠,跑过去扒拉了一下仍然在睡的小狐狸,戳戳它的尾巴戳戳它的脸。

“贺兰。”

小狐狸卷得更紧。

“贺兰!”

小狐狸啊呜一口咬住他的手指头。

“哎呀!”

小狐狸听他这声装模作样的叫声,伸舌头舔舔刚才咬出来的牙印。

“我去上课了,今天不回来,要到晚上,你自己吃饭啊。”

小狐狸砰地一声变成了人。

“我也去!”

他闭着眼睛,奶声奶气地要求。

“墨镜!”

小狐狸小手张开,仰着脑袋。

 

最后二当家成为了当堂课的一条亮丽的风景线,他闷头记笔记,旁边坐着个超酷的小男孩在玩二十面体拼图。

上课的时候大家频频回头,连教授都盯着小狐狸看。

下课的时候大家终于得到机会,呼啦啦全都聚过来,谭嘉木杞人忧天地抱紧了狐狸崽子,谁都没动呢,他就开始思考该护着他肉肉的脸蛋还是软乎乎的小手。虽然大家没有如他想的一样疯狂地扑上来把贺兰瓜分了,但在善意的逗弄里,还是有人伸手摘掉了小家伙的眼镜。

小狐狸没反应过来,冷不防失去了遮挡,小小地啊了一声,在听见大家的抽气声时才反应过来。

最近太放松了,每天晚上也有给谭嘉木喝自己的血,眼睛忘记隐藏起来了。

他低头捂着自己的眼睛,谭嘉木挥挥手把同学们都赶回座位上,把他揽进怀里安慰他。

“没事的没事的。”

“是她们有事,抱我出去。”

小狐狸戴上了墨镜,坐在转角楼梯的窗台上唉声叹气。

“她们要是死了你会伤心吧。”

“啊?”

谭嘉木听着他莫名其妙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却看见教授探着脑袋从门后探出脑袋。

“大人!”

“过来吧。”

小狐狸抻了抻胳膊,把小手从袖子里露出来,拍了拍四五十岁的教授的脑袋,教授还弯了腰,让他拍的顺手点。

“我赐福给你。”

“大人这位就是……”

“嗯。”

二当家的都看傻了。

 

“所以你们俩是同类,你还比我们教授年龄大?”

“对呀!”

小狐狸坐在窗台上晃了晃腿。

“祭司大人比我大好几百岁呢!”

狐族普通群众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带领南方狐族发家致富的祭司大人,虽然再次跟青木大人打起来并且败北,但青木大人都修炼多少年了,上次狐族大会自己可是看见了,贺兰大人脖子上一道爪印,青木大人也被打成了一只眼熊猫。

“你怎么长得这么老!”

“品种不一样!谭嘉木你什么眼神?我扣你分你信吗?”

教授叉着腰骂人,一看贺兰大人的表情,又怂了。

“你去买点甜品回来吧,给大家吃。”

教授得令,趁着课间小跑着出去给大家订水果捞了,谭嘉木看着小小一只的贺兰静霆,再看看教授矫健的背影,一点也不是扛不动器材的样子。他最近好多了,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变人时间变长,而且尾巴和耳朵可以收起来,现在现在没人看着就给放出来了,在他脑袋顶扑棱棱地动。

刚要说什么,教授就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大人?”

本来还在喘的教授没声了,谭嘉木一回头,发现他露出了老父亲一般的笑容,赶紧走过去把贺兰的耳朵捂住。

看什么看,哼。

就算是老父亲,也轮不到你!

“刀。”

小狐狸伸手抓了抓。

教授从口袋里掏出了刀,小狐狸比划了两下就要往自己手上划,吓得谭嘉木一把握住他的手。

“干嘛呢?!”

“你不想你的同学们死掉吧?”

“不想是不想,但你要干嘛?”

“他们看了我的眼睛,会很虚弱的,身体差一点的,撑不过去就死啦,用一点点我的血就能解了。”

贺兰抬起手,轻轻敲了一下谭嘉木的手把他震开,选好了位置划了一道,鲜血涌出来落到教授准备好的容器里。

“放进那个水果捞里,哎对了我们——嘉木也看了,给他一份。”

“我不吃!”

“以前喝了那么多水,现在为什么不吃了?”

小狐狸歪了一下脑袋。

“我说的呢,我那水杯怎么跟没刷干净似的!哎你怎么!你怎么不问我一声呢!贺兰静霆!”二当家看他毫不在意的样子气得直打转,语气坚定地又拒绝了一次:“我不吃!”

 

他真就没吃,贺兰静霆盘着腿,听见他在洗手间里吐。

“谭嘉木!”

“不吃!”

二当家吐完了气势汹汹地走出来,小狐狸盘着腿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可怜巴巴地往这个方向“看”。

“我再也不睁眼睛了你原谅我吧。”

他捧着那盒水果,愁眉苦脸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谭嘉木咽了一口口水,把想吐的感觉压下去了,“你跟我说啊。”

“你没问啊,我怕你害怕。”

“那你就骗我?”

“我此生从来没有骗过你。”

就算今天教授告诉他,这位小狐狸已经九百岁,现在他这个奶呼呼的样子也没有丝毫说服力,他还是被逗笑了。

“得了吧。”

他跪在沙发前,从那盒子水果捞里面舀了一口,硬着头皮吃了。

“你都放血了,不能浪费。”

二当家的趴在沙发上嚼水果,小狐狸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我赐福给你。”

“这什么邪教仪式吗?”

“不是的,我是祭司,我真的可以给狐族赐福,但你是人类,持续的时间会变短。”

“那我得赶快写作业!”

“不去买彩票吗?”

“卧槽可以吗?”

“可以啊。”

 

 -tbc6-


后文:7.


评论(16)
热度(175)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