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你们知道程程吗,这是我的家的程程,想要吗,不给你!
故事里的两位都是追光的人,黄生追逐的是邻居屋里透出来的温柔的暖光,而尹昉追逐的,是令人震撼惊异,因为磁暴而发出的极光。
他们互相嵌进对方的生命里,给了对方一个终点。

程以叁°:

Only Love


一路追完了@枫林晚  的《追光者》,先要感谢栋栋手下留情,最后还是给了我一个HE,不然我可能真的打电话去直播我的嚎啕大哭了。


说回这个故事本身。杀手黄生和普普通通的老师昉,看到这个设定最初我心里咯噔一下,掠过了很多不好的想法。暂且把他们说得极端一点,两个人的生存方式一个正常一个非正常,如何才能走到一起,才能磨合。这是我在追更新的过程中不停纠结的问题。


在我的认知里,杀手这个行业注定了冷漠。他不需要懂爱,也不需要任何社会关系,更没有是非观。他们的世界里,杀人是生存手段,见血是慰藉灵魂,折磨是获取快感,不少的作品里喜欢把这个行业往“变态”这个定论上挂靠。栋栋却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次栋栋更新前和更新之后我们都会聊很久。更新前栋栋会来给我预防针有没有虐或者玻璃渣,或者说今天想用什么梗,但她往往不会说很细,聊几句就沉默着去码字了。接下来就是我去守着更新。虽然我知道她每天大概要写什么,但是点开更新看她流畅的用文字推动镜头的时候,我还是会很感慨。


一开始我以为《追光者》是黄生主动,带着趋光性不由自主的靠近光源,然后跌跌撞撞学会什么是爱如何去爱。没想到主动的是昉儿。我始终假设黄生的内里是洁白的。不管他手上沾染了多少鲜血,除去工作相关他就是一张白纸,这张白纸被他的行业特性用黑暗包裹。而邻居先生像是燃烧的烟头,骤然亮起的电灯,黎明时分的太阳,把这黑暗烫出了一个洞。黄生一开始觉得有些疼,后来他想逃。


这个故事直到最后黄生也不懂什么是爱。我曾和栋栋谈论过。聊天过程中我反复说我无法想象这个故事应该怎么才能拥有一个圆满的结局。黄生不懂爱,他对邻居先生所做的一切都是承诺,他在模仿邻居先生的行为。他没有爱,只能从邻居给出的情绪反馈判断他是否高兴。


现在故事完结了,再回头想想当初异常执着要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相爱的我有些不可理喻。爱与被爱的方式有太多种,故事毕竟是黄生和昉儿的。他给了他一生的承诺,他听他的话,他希望他高兴,他甚至不愿意自己身上流下的血弄脏怀里的人。我做为看客尽管心中悲伤,只要故事里的昉儿能觉出爱意,并且他也爱着黄生就好了。何苦纠结那么多呢。


栋栋,我很喜欢故事里因为情感的缺失显得不懂委婉的黄生,不像昉儿别别扭扭,因为一些事情想出去很远。没有家也不用怕,我们能再创造一个,安全感和归属感通通都来自于身边的爱人,希望黄生的直接能哄的昉儿忘记前面小半生还没有遇见这个男孩儿时遇见的所有酸楚。或许昉儿也不怎么明白爱,只是在遇见黄生以后,他发现仗剑天涯的日子也会累。也想要厨房里两个人一边做饭一边小声交谈,锅里煨着汤,咕嘟咕嘟冒泡。食物的香气混合着暖黄的灯光,再加上并肩站着的他们,是相守是家是除去人间再也没有的烟火气息。


我曾经还担心昉儿会变成黄生的软肋,被有心之人加以利用。事实上昉儿也是软肋,黄生却足够强大,他能保护好这一束热烈的光,即使自己靠近都要被灼伤。所以黄生被我在脑海中勾勒出了刺猬的形象,他对这个世界可以永远冷漠无情,却愿意尝试着把最柔软的肚腹一点点露给昉儿看。


【尹昉伏在他的颈侧,随时能够切断他的动脉。他的心跳很快,他害怕。但他伸出手,捧住了尹昉的脸。你可以伤害我。尹昉低下头吻了他。他没有伤害我。】这里是全篇我哭得最厉害的地方,也是我终于松口气的地方。曾经的黄生想要逃,甚至想要杀了昉儿,因为这个人带给他的一切都是陌生的,而人再怎么强大对于陌生又未知的东西总是心存恐惧。那时候的昉儿睡着,黄生无法从他的反应判断尹昉会不会伤害他,但是故事的最后他赌了一把,就算是害怕,他也捧住了昉儿的脸,我猜,如果昉儿真的伤害了他,他的第一反应也许是蒙住他的眼睛,再忍住痛感,轻声说不疼。幸好这个故事没有那么多我脑补的画面,昉儿只是低头吻了他,在他以为他要伤害他的时候,他没有。黄生松了一口气。


我实在喜欢这个故事。谢谢栋栋。


 

评论(1)
热度(18)
  1. 栋栋佳偶甜程🍊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枫林晚
    你们知道程程吗,这是我的家的程程,想要吗,不给你!故事里的两位都是追光的人,黄生追逐的是邻居屋里透出...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