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瑜昉】追光者·13

前文:12.


*甜虐自由心证。

*我觉得挺甜的。

@山重庚 庚庚!



他进门时闻到了香菇炖鸡,打开冰箱看到了橙汁,最后坐在沙发上,看见了一颗小月亮。

尹昉笑眯眯地叉着腰,给他展示今天买洗衣液赠的围裙。

“好看。”

他声音比早晨打电话时更哑了,尹老师盯着黄生的脸皱起了眉毛,晚上他不喜欢开太亮的灯,但就算是这样,黄景瑜的脸色也绝不正常。

“你疼吗?”

他眨眨眼睛,没有说话。尹老师凑过去两手捧着他的脸,恶狠狠地又问了一遍。

“黄景瑜小朋友!我问你疼不疼!”

黄生的脸在他手心里蹭了两下,左手伸开,把尹老师抱住了,额头顶着他的肚子。

“我很疼,你不要骂我,不要讨厌我。”

尹昉的手落在他脑袋上摸了两下,一动身体就被更紧地抱住了。

“你发烧了。”

尹昉看他的样子就不忍心了,他出门工作,回来了就是这幅可怜样子,自己根本就不生气,只是很心疼,伸手搓了搓他的脑袋,摸到一手潮热的汗。

“怎么会疼呢,昨天你都做什么了?”

“有个人摔倒了,我扶了一下。”

“用右手?”

“嗯,我左手里拿着东西。”

“然后呢,有没有去医院?”

“没有。”

黄景瑜小朋友的眉毛皱着,发起烧脸色不好,眼圈也是红的。尹昉叹口气,解下了围裙,把锅里温着的汤盛出来,就要带着他去医院。

“不吃饭了吗?我想吃饭。”

尹昉都准备穿鞋了,听见他这一声弱弱的问话,想想他要做检查,挂水,现在医院里的食堂都关门了,又退了回去。

“吃完了再去。”

尹老师给黄生盛了饭,给他拿了个勺子,看他大口吃饭的样子心里很难受。

“你工作,好了之前不要做了。”

黄景瑜嘴里塞着饭,眨巴着眼睛看他。

“我不是说想干涉你,但你又不是机器人,他们不能这么欺负你,你也不需要这么拼的,你已经很好了。”

他终于把饭咽进去了,放下勺子从桌上捡起一颗不小心落下的饭粒,看了它一会儿才把它塞进嘴里。

“他们说过我是一个机器人。”

还说我冷血,说我是怪物,说我杀人不眨眼,他们都怕我。他们说得对,但你不认识那个我。

尹昉听他这么说更心疼,噘着嘴给他夹了一块鸡肉。

“我不许他们这么说你,我们黄景瑜小朋友,是个温柔的好人。”

尹老师看着他又塞了一大口饭,红着脸和眼圈,吃掉了。

“害羞了吗?”

“嗯。”

 

给黄生这样的人做饭吃是十分有成就感的,他不仅会夸你做的好吃,还会都吃完,尹老师最把碗放进水槽,带他去了医院。

没有二次骨折,黄生在病房里输液,尹老师在病房外偷偷地掏出片子,盯着片子里他锁骨凸起的那一小块看,现在说什么都显得很矫情,但他真的觉得有点难受。尹老师抽抽鼻子,医院换了厚被子,黄生因为受伤和缺乏锻炼,看起来瘦了很多,现在正陷在被子里沉睡着。

尹老师在黄生的屋子暂住的时间又延长了,并且在黄生的强烈要求下,又买了一套跟单人床上那张一模一样的寝具,他们两个晚上睡觉之前黄生都要揪着尹老师的枕套,要求他读个故事来听。

他存着的故事书很快就读完了,尹老师在亚马逊上刷刷刷下单了三本儿童读物,准备给黄生读一篇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这个你应该看过吧?”

尹老师带着黑框眼镜,把枕头塞到身后,他捏着kindle清了清嗓子,为自己要给这么大的人讲儿童故事而觉得心虚。

“我没有听过。”

黄景瑜一脸认真地回答,看起来不像是撒谎。

“白雪公主?”

“没有。”

“机器人高达?”

“没有。”

“你的年纪……四驱兄弟?”

“没有,这些是什么?”

“你家没电视吗?”

“我没有家。”

黄景瑜说完这句话之后尹昉沉默了一会儿,他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不应该说实话,伸手摸了摸尹昉的脸。

“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啊,”尹昉摘下眼镜,觉得自己是个坏人,他凑过去亲了亲黄景瑜小朋友的鼻梁,趁他没开口就替他说了:“九十九万九千九百八十九。”

 

黄生是自己去医院拆的固定,尹老师那天赶上学校开会,去医院是约好的,但开会是临时决定的,大早晨起来尹昉就又气又恼,一边跺脚一边打领带。

“这个怎么办!”

领带差点让他打成了死结,黄景瑜煎好了鸡蛋,端着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把盘子递给尹昉,自己伸手给他捋顺了领带。

尹老师走的时候小朋友坐在桌子旁边吃早餐,嘴里叼着面包,跟他挥了挥手。

“你自己要乖。”

“嗯。”

这一天尹昉都过得不好,第一是开会很无聊,第二是他担心黄景瑜。倒不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会出什么问题,就只是,单纯地担心而已。

好不容易熬到散会,尹老师推了团建,马不停蹄的回了家,站在楼下一抬头,发现家里的灯没亮,仔细一看,整栋楼都没有亮。他掏钥匙开门的时候黄生正坐在茶几上,守着一小段蜡烛,尹昉不知为什么松了口气,好歹没有坐在黑暗里。

“停电了!”

他为自己辩解,尹昉说如果天黑了要开灯。

“我知道,你过来我看看。”

尹老师摸了摸他的肩膀,接着抱了抱他。

“你累了吗?”

“有一点。”

黄景瑜双手抬起来,笨拙地拍了拍尹老师的后背,他嗓子里哼着什么,听不出来词句,但很温柔。

“这是——”尹昉说这是你妈妈哄你的吗,忽然想起黄景瑜那句冷冰冰的,我没有家,硬生生把话收了回去,换了一种说法:“在那儿听到的?”

“郑阿姨。”

郑阿姨是这个房子的房主,他们两个都认识的,尹昉想想她哼歌的样子,忽然觉得抱他的这个小男孩,真的来之不易。

“我们出去吃饭吧,你饿不饿?”

“饿了。”

黄景瑜小朋友选了自助烤肉,立志要把家附近的自助全都得罪光,尹老师看他拿肉的样子,仿佛看见老板的心在滴血。老板看着那个年轻的学生仔一副笑眯眯的纵容样子,就知道大个儿确实能吃,心真的开始滴血。

他还在吃的时候尹老师已经结束战斗,接了一杯酸奶小口小口地喝,忽然听见邻座小情侣争论,到底什么肉和什么菜产生了一股抹布味。

“就是牛肉和生菜!”女孩子的声音高,一下子就传过来了。

男生在旁边弱弱地反驳:“我没吃出抹布味……”

“我就让你尝尝!”

争论停止了。

尹昉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黄景瑜在他对面坐着,直起身子扫了一眼跟他们隔了一堵花墙的邻座。

“发生什么啦?”

尹老师小声问。

黄生把肉咽下去,又喝了一口果汁,才站起来跟尹老师坐到同一边,侧过身子,在他嘴唇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这个。”

尹昉的耳朵腾一下就红了,他心如擂鼓,双手握成了拳头,黄景瑜喝了一口他的酸奶,眼睛亮亮地笑起来。

“黄景瑜。”

“嗯。”

“你愿不愿意,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来我家吃饭?”

黄生低头思考了一会儿,他做得到的,每天去尹昉家吃饭,于是他点点头。

“我愿意。”

“你愿不愿意,每次我做饭的时候,都给我递酱油?”

黄生笑了,这很简单啊。

“我愿意。”

“那你愿不愿意,一直睡在我的右边?”

每天都有小月亮睡在旁边吗?

“当然愿意。”

尹老师告白成功,扑上去给了黄景瑜小朋友一个酸奶味的亲亲。

“你说你没有家,我送一个家给你。”

黄景瑜困惑地歪了一下头,他看着尹昉摊开的掌心,慢慢地伸出手,把指尖放进了他的掌心。

“哦。”

 

 tbc.


后文:14.


评论(41)
热度(215)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