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瑜昉】追光者·12

前文:11.


*建了个tag,以后可以直接点tag啦。

*Johnny,你做得很好。

@山重庚 庚庚!!!!!!!!!!



尹老师认为黄生还算是个听话的病人,让做什么就做什么,问什么说什么,除了对名叫尹昉的身强力壮的三十二岁的成年男人表现出来的过分在意,确实是一个好病人。

他住院三天的时候尹老师终于坚持不住了,在上午的输液结束后他打算抽空回个家,计划好了洗个澡带两件换洗衣服,走之前嘱咐黄生听话,他也答应得好好的。

结果一回来就看见护士正在训黄景瑜。

黄景瑜小朋友表情很酷。

“家属!”

护士跟这个病人沟通不了,看见他来了可算是找到正主儿了,气冲冲地刚喊了一句,刚才一动不动的病人忽然就山一样戳在了自己面前,虽然表情凶得很,语气却很轻柔。

“不要对他那么凶。”

“对你不要骂我,骂他。”

尹老师看不见黄景瑜的表情,洗了澡换了衣服心情十分轻松,还伸手戳了戳黄生的后背,护士已经被黄景瑜一连串的变化吓呆了,尹昉无知无觉,还上手捏了小朋友的耳朵。

“黄景瑜小朋友?”

“嗯。”

“你是不是不乖?”

“没有的事。”

“那她为什么骂你?”

“因为我不乖。”

尹昉被他逗笑了。

“你到底乖不乖啊?”

黄景瑜不吱声了,委屈巴巴地抬起脸。

“我想洗澡。”

尹昉看他的样子觉得特别好笑,又想起那天主治医师说他是只大狗。

“洗澡肯定不行,但我可以帮你擦擦。”

尹老师撸起袖子,从包里掏出了毛巾开始洗狗,啊不是洗黄景瑜。

擦干净毛的黄景瑜明显活泼多了,他跟着尹昉在病房里转来转去,隔壁病床的病人是附近的住户,上午打完针就撤了,他们俩在这屋里落了个清净,但双人病房怎么算都不是个宽敞的空间,尹老师被他跟着,两个人越转活动范围逐渐减小,最后举着个苹果还没等找到水果刀,就被黄生堵进了墙角。

“你要干嘛?”

黄景瑜接过苹果,左手拿苹果右手拿刀,坐在床边给尹老师切了一盘小兔子苹果。

“我觉得你现在就能出院了。”

“我本来也不需要住这么久的院。”

“你乖一点。”

尹老师皱着眉,拍了拍他的脑袋,捏着一块苹果喂他吃。

 

尹昉为了陪护黄景瑜请了一周的假,系里心疼他出车祸怕留下后遗症又给他加了一个星期,凑成了一个加长版的国庆假期。之前的一星期尹老师跑上跑下,之后这一个星期则是完全相反,差点把尹老师过成了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废物。

黄景瑜垂着一只手也根本没在怕,成天往尹昉屋里蹭,倒垃圾切菜一样没耽误,还能把土豆削的特别圆。尹昉一说他他还振振有词:“手不锻炼以后好了就不灵活了。”

一点都没辙。

一个月之后就妄图撤下固定的黄生被医生狠狠训了一顿,并且警告了家属。

家属第二天抱着枕头去了小朋友家里住。

“你不跟我说实话。”

“我跟你说实话了。”

“你疼不疼?”

“我不疼。”

“医生说半年之内你都疼!你骗我!”

“没有那么疼了。”黄景瑜小朋友眨眨眼睛,终于别别扭扭承认错误,他悄悄抬头看着尹老师,接着提要求:“我想去你那屋睡觉。”

“我的床是一米八的,你睡不下。”

黄生看起来非常遗憾,虽然月光是一样的月光,尹昉也是同一个尹昉,但趴在那张蓝色床单上的尹昉,才是他的安息之处。

 

复查后俩人回家,黄景瑜又闹了一次要洗澡,这次尹老师没辙了,暂时撤了固定,又像捆粽子一样给他包了伤口,俩人脱光光站在浴室里,尹昉看着黄生残着一只手也要洗澡,被他的精神深深感动了。

于是出门拿来了自己的记号笔在黄生后背的保鲜膜上刺字,也是四个:身残志坚。

医生一直都说最好是擦浴,现在这么洗是因为黄景瑜小朋友闹得厉害,没敢给他洗太久,尹老师给他洗了洗手手作为结尾,最后擦干净身体检查了一下纱布有没有湿,就算完成了。

接着给黄景瑜小朋友围上毛巾,低着头让尹老师给洗头发,这几周都是这么过的,尹老师现在洗黄景瑜的手艺日渐精进,上班的时候还跟系里老教授讨教了一下头部按摩。

“尹昉。”

入秋以后晚上就有点冷了,两个人都裹着小毯子蜷成了球,尹老师闻言抬起头,给黄生掖了掖被子。

“怎么啦?”

黄景瑜往他这边挪了挪,用额角蹭了蹭他的脸,尹昉刚要夸他会撒娇,忽然听见他说:“我要出差。”

“啊?你还没好呢就工作?非去不可吗?”

“就一天。”

尹老师看着他的脸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有你的工作,但你好好照顾自己啊。”

“嗯。”

 

黄景瑜出了门就把固定拆了,新联络人怕他像老鼠怕猫,扔下东西和资料就跑,他看了看那套用来隐蔽的衣服,居然是一件T恤。

没办法只能再去买一件衬衫,费劲地穿好了才去赶火车。

目标在隔壁市区,他坐了城际高铁,邻座的小姑娘一直都在动来动去,黄景瑜懒得提自己受伤了,歪着脑袋恹恹地看着窗外,北京在他身边不断倒退,他离尹昉越来越远了。

到了目的地之后他先去看了目标上班的地方,计算好路程,又去了目标住所,跟保安大哥套了一会儿近乎,记下监控位置,选好了下手地点。

临近下班时黄景瑜走进电梯把每层都按亮,站在楼梯间里等目标进来,在听见安全门哐当一声时向下走,与目标擦身而过时把毛巾捂在他脸上,就算用了迷药目标也是会挣扎的,毕竟是个大男人,他剧烈地挣动身体,黄景瑜不得已伸出右手托了一下他的后脑,防止他把自己磕出血。

这就让接下来的事情变得更有难度了,他受伤的半边身体因为这一下麻了,最后把人运回屋子里时黄景瑜觉得自己眼前都是黑的。

目标家里是地板,黄景瑜想了想,没把他直接撂地上,而是把他扔在了床上,还从衣柜里掏出了两床被子,地板不像地砖,把楼下泡了就不好了。

把人绑好了之后拿了胶带把他嘴巴捆好,去厨房接了一碗水,设定了一个二十分钟的定时器。他侧着在沙发上歇了一会儿,定时器响了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把碗里的水泼到目标脸上。

“唔唔唔!”

“我是你老婆找来的杀手。”

黄景瑜回头给他解释了一句,戴上帽子和口罩,套上了橡胶手套再套一层机车手套,脱下鞋子防止视频里发出脚步声,接着拿出了另一部手机,摆好了位置开始拍摄。

他切开了目标的股动脉和颈动脉,因为左手持刀,还没捅到订单要求的十二刀,目标的上半身就没地儿了,只好在他腿上又捅了几刀凑数,其实捅到一半他就死了,但订单没要求全都要活着的时候捅完,所以也无所谓了。

他退到镜头外脱下机车手套,塑胶手套上也全都是血了,接着把手机装进了透明袋子里,凶器也包好了放进另一个袋子,全都放好了才脱下手套拉上拉链。

本来他打算做完了就回家,但现在有点累,幸好那两床被子很好地吸收了血液,没有一滴落到地上,黄景瑜把目标卷成一卷寿司,侧身躺在了另一边。

 

第二天他是被电话铃声叫醒的,一睁眼睛看到了一卷红通通的被子,而不是尹昉的脸,让黄景瑜有点不太高兴,但电话接起来,就听见了邻居软绵绵,慢吞吞的声音:“景瑜?”

“嗯?”

“你声音好哑啊。”

他昨天没吃饭,也没喝水,当然会哑。

“因为还没起。”

“今天回来吗?”

“回来了。”

“那晚饭等你吃,给你炖好喝的鸡汤!”

“嗯。”

他得起来了,手腕上居然还沾着血,不知道昨天怎么睡着的,去洗手间洗了洗手,把帽子和口罩戴好,提着包出了门,还掏出钥匙反锁了两次,一回头正好遇见了邻居大哥,高高兴兴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早。”

“早啊!”

黄景瑜小朋友笑弯了眼睛,两个人一起走进电梯,拎着垃圾的大哥先按了1层,楼层不高的好处是邻居很热情,两个人数着电梯的数字,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这两天冷了啊。”

“嗯,感冒了。”

“吃点药,别仗着年轻。”

“嗯!”

乖乖的小朋友博得了邻居大哥的好感,看他拎了个包还给他挡了一下电梯门,让他先出去,俩人挤一道门出去的时候大哥的衣服勾在了黄景瑜包上,解了半天才解开,黄景瑜出门往左走,大哥出门往右走,等大哥走远了他才折回去,他昨天就看了,门卫屋里只有一台电脑,旧的。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吗?”保安甩着手从洗手间出来了,看清楚是谁嘿嘿乐了,“你妈上班去了!你怎么才起?”

黄景瑜小朋友咳了两下,从包里拿出固定支架。

“您能帮我装上吗?”

“哎这怎么了这是?”

“骨折啦。”

“你怎么卸下来的呀?哎哟进来进来!我们领导不让我离开电脑,你进来。”

黄景瑜小朋友绕了个圈走进保安室,一边把支架给保安递过去,一边顺势坐在了椅子上。

“我昨天睡觉太勒了,就撤下来了,结果今天我妈早晨就走了,我自己装不上了。”

他把外套脱下来,让大哥给他套上固定,大哥弄得认真,弄好了还怕他勒,调整了好几次。

“好了好了。”

“对了大哥,我捡了一个钱包,”黄景瑜从兜里拿出刚才从邻居那儿顺来的钱包,递给了他,“电梯里捡的。”

正说着呢,邻居回来了,保安拉开小窗喊他,跟他寒暄了几句,把钱包给他了。

病毒装载完毕,黄景瑜伸手拔下U盘,幸亏这是个旧楼,不仅电脑是旧的,人也是旧的,监控都保存在硬盘里,省了很多步骤。

“谢谢大哥。”

“哎呀谢什么,你出门注点意啊。”

“嗯!”

 

黄景瑜回家的时候是下午了,他回北京先去交了录像用的手机和凶器,联络人看看包里带着血迹的东西,再看看杀手先生,他脸色不佳,联络人总觉得一把刀悬在自己的脑袋上。

“Johnny,做,做得很好。”

“你抖什么?”

联络人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觉得穿着帽衫坐在那儿的第一杀手脸色更加糟糕,他本身已经像足了地狱恶鬼,现在就是阎罗王。

“没什么,”联络人努力稳住自己,“你怎么今天才回?”

“我累了,休息了一晚上。”

“在目标家里?你捅了他十二刀你跟他睡一个屋子?”

“还睡了同一张床,你胆子太小了,下次换一个人来。”

他起身走了,联络人咽了一口口水,擦了擦额角落下的冷汗。

以前就有联络人因为比他先走被杀,杀手先生给的理由是不喜欢看人的背影,自己算是逃过一劫。

他刚上出租车,尹昉的电话就打来了,黄景瑜整个人脱力似的向左歪倒,在座椅上蹭了蹭额头上的冷汗,邻居的声音顺着电波传过来,一开始问他到哪里了,接着说了些零零碎碎的有关杏鲍菇和橙子的话题。

“景瑜?”

“嗯……”

“你还没到吗,我都想你啦。”

“我也是。”


tbc.


后文:13.



评论(29)
热度(185)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