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瑜昉】追光者·10

前文:9.


*今天是哭咧咧的尹老师。

@山重庚 我的庚庚呀!



之后的一切都像是按了快进,和静音。尹昉一直在耳鸣,再听见声音的时候是他们的车门被暴力地撬开,几只手把黄景瑜拉起来抬上担架,到了这时候他还在挣扎,眼睛直直地盯着尹昉。

接着尹昉就也被拉出来了,有人摸他的身体,问他哪里疼,他盯着黄景瑜挥动的手,跑过去握住。

他哪里都不疼,黄景瑜甚至在把他推下座椅的时候伸手垫了一下他的脑袋,他像个没有参与进这场车祸的人,只有持续的耳鸣能够证明他也身在其中。

他跟着医护人员上了救护车,握着黄景瑜的手低声地重复医生的话,让这个一直都在挣扎的小朋友乖一点。

“你不要动。”

黄景瑜的眼睛眨了眨,松懈了一身蛮力,乖乖地医生给他上颈椎支撑架,给他打针。最后他们把尹昉推出了手术室,外面来来往往的,都是这次连环追尾的伤者和家属。

他一直都愣着,直到有人在走廊里喊:“病人家属?”

尹昉腾一下站起来,他绷得太紧,腿麻了,站起来时晃了晃,踉跄着往前跑了两步,终于稳稳地站在了护士面前。

“我是。”

“你是他什么人?你家大人呢?”

“我是他男朋友,他家没人了。”

护士顿了顿,似乎在判断面前这个小男孩说的话是真是假,最终也没说什么。

“去交费。”

 

尹昉家里有过病人,对医院的流程轻车熟路,他上上下下地跑,没几次就搞清楚了这家医院的构造。知道黄景瑜是锁骨骨折,不会有生命危险之后,甚至抽空去了一趟超市,把住院用得到的东西都买了回来。

最后他坐在黄生的病床前,轻轻地握住了输液管。麻醉的药力还没退下去,黄景瑜除了右锁骨骨折,后背也有一条很长的伤口,流了很多血。现在一想他伸手接住自己的血的动作尹昉还是觉得不可思议,黄景瑜这个人就很不可思议。

“尹昉。”

“你醒了!”

听见这声呼唤尹老师差点跳起来,看着黄景瑜要起来的动作整个人都让他吓傻了,按着他哪儿都觉得不合适怕他疼,只能低声地喝止。

“不许动!”

他眨眨眼睛,不动了。

“你骨折了。”

“我知道。”

“你知道就不要乱动!”

“我想检查一下你受伤了没有。”

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尹昉愣了一下,终于明白自己内心的违和感是从哪儿来的了。

他不在乎自己,只在乎尹昉。

“我没有受伤,皮都没破。我跟你重复一遍,你骨折了,后背的伤口也很长。”

“真的没有受伤吗,你动一下我看看。”

尹昉拗不过他,站起来,呼啦啦地转了一圈,又撩起衣服,撩起裤腿给他看,可着劲折腾了一通,幸好这个病房里只有两张床,另一张床的病人晚上没在,否则他俩现在就得让人当成车祸造成的脑损伤给送到精神科。

“磕脑袋了吗?”

“没有。”

尹昉觉得自己要吐了。

他捂着自己的脸,那种从胃里涌上来的后怕让他浑身发冷,他想要跑出去躲在某个角落里冷静一下,但他知道如果他跑出去,黄景瑜一定会从床上爬起来,无论是断了锁骨还是断了腿。

“你怎么了?”

他得回答黄景瑜,这个小朋友正全心全意地关注着他,但他现在想哭,又莫名觉得很愤怒。

“我惹你生气了吗?”

他必须回答黄景瑜,因为小朋友得不到答案,就要坐起来安慰他了。

“我没有生气。”

“你难过了。”

他恨这个聪明的小朋友,却只能耐心地解释。

“你受伤了,把我吓坏了。”

“对不起。”

黄景瑜小心翼翼地道歉了,他想伸手摸摸尹昉,但因为麻醉和伤口,抬起手的动作失败了,尹昉趁着他没有再试一次,赶紧把脑袋凑到他手底下,脸朝下贴在了床单上。

那只手在自己脑袋上摸了两下,轻轻地,尹昉想起黄景瑜曾经说:“我力气太大了。”

他那时的表情跟现在差不多,带着歉意和小心,还有颤巍巍的诚恳:“我很快就好了。”

“4到6个月,医生说的。”他只抬头看了一眼,就又把脸闷回了被单里,上次去医院打针的时候黄景瑜很嫌弃医院的被单,说有很多人躺过,他漫无目的地的把自己放空,忽然听见头顶的一声轻笑。

“你是为了这个不开心吗?要不了那么久。”

他的手掌盖在邻居的脑袋上,随着尹昉抬头的动作整个人都抖了一下,虽然白着一张脸,却仍然笑着重复了一遍:“要不了那么久的,很快就好了。”

他现在触摸到了真正的黄景瑜,但他都摸到了什么啊,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今天的这个人?


黄景瑜小朋友不知道尹老师的心理活动,他为找到了尹昉难过的原因而开心了起来,并且开始努力转移他的注意力:“你困不困啊,有没有吃饭?”

“我不困,”尹昉说的是实话,他虽然很累,但并不困,医生说黄景瑜会很疼,让他看着病人不要乱动,在意识到刚才有两个问题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我也不饿。”

“天已经黑了,你吃点东西吧。”

他现在只有脖子能自由转动,仍然在催促尹昉,说完了这句话像是累了似的,歪着脑袋在枕头上蹭了蹭,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尹昉不敢出门吃饭,叫了一份外卖坐在窗边吃掉了,吃完了还打开窗户挥了挥手,把饭菜的香味驱散。

他回头看看黄景瑜,正闭着眼睛,静静地呼吸,尹老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瞪着床上躺着的人,走到了病床前,深呼吸了一下,用腿碰了一下床边,装模作样地喊了一声:“啊!”

他按住要弹起来的黄景瑜,憋了一下午一晚上的眼泪终于流出来了,他一边哭一边解释:“我没事……我就是想试试你是不是醒着……”

他用手背擦掉自己脸上的眼泪,但是擦不干净,反而越擦越多。尹老师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哭过,根本抑制不住决堤的泪水。他手上没有用力,只是轻轻地按着黄景瑜,这个人虽然脸上都是焦急的神情,却一动都不敢动。

“尹昉?”

他吓得声音都开始抖了。

“我……我没……”

尹老师开始还能控制自己不发出丢人的声音,他小声地回应着黄景瑜,却忽然崩溃了似的开始大哭:“你疼不疼啊……啊……呜呜……”

他哭得直打嗝,只能停下来喘了两口气再继续,还被咸味的眼泪呛住了:“咳咳咳……我操……你怎么这样啊……”

“我不疼,你不要难过,我真的不疼。”

怎么可能不疼呢,医生说伤在这个地方,呼吸都疼,但他一直在关心自己。

“不许说你不疼!”

“我不说了。”

黄景瑜小朋友闭上了嘴,眉头皱着,尹昉的手放在他胸口上,仿佛一个封印,他不敢贸然起来,但尹昉哭得太惨了,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不舒服了,更加急于安慰撩起短袖擦眼泪的邻居。

“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告诉我你哪儿疼……”

“我不——”

尹老师吸了一下鼻子,眼眶里又开始蓄水,黄景瑜小朋友慌忙改口:“这里疼。”

他用没受伤的那只手点了点受伤的地方,仔细思考了一下,又摸了摸肩膀,继续说:“后背也很疼,我想翻身。”

“医生说你要平卧。”

“那我不翻身了。”

他看起来很乖,眼睛一直在自己脸上逡巡,虽然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描述得很清楚,但仍然没有显得很在乎。

“你疼要告诉我,”尹老师还想哭,但他忍着了,他得跟黄景瑜说清楚了再哭:“不舒服告诉我,饿了告诉我,渴了告诉我。”

“你不要难过。”

这人根本没有抓住重点,尹老师用力地吸了一下鼻子,连忍都不忍就继续哭。他作为成年人的底线和羞耻心在这一刻都消失了,他现在就是觉得难过,就是想要哭。

黄景瑜看他哭觉得十分焦躁,而他完全无法解决尹昉的问题,他不能立刻痊愈,一直以来他做不到的事情都很少,但现在他忽然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他能怎么办呢,他又没有被谁爱过。

 

 tbc.


后文:11.


评论(41)
热度(266)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