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瑜昉】追光者·9

前文:8.


*不收快递,水电交了一年,没有订过外卖。

*两个人,就需要点契机你们知道吗!

@山重庚 庚庚友情赞助了一个甜梗的,点这里



“那你抱我啊!”

尹昉觉得自己无理取闹,但就是忍不住想要冲黄景瑜发火,吼完了之后又忍不住,伸手把这个大型动物抱在怀里,他硬邦邦,冷飕飕的,像一块巨大的冰块。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感到黄景瑜的手落到自己身上,轻轻地,小心翼翼地,他拍了拍自己的后背。

“你不要生气。”

“就生气!”

黄景瑜沉重的呼吸顿了顿,轻轻的拍击停止了,尹昉更生气了。

“继续拍!”

“包子凉了。”

尹昉被他一句话气得差点一口气憋在胸口出不来,他叉着腰使劲儿喘了两口,才觉得好了一点,气哼哼地在屋里走了两圈,最后坐在沙发上摔抱枕。他压着呼吸使劲憋着揍面前的大家伙的冲动,抬起头恶狠狠地骂了一句:“黄景瑜,你真他妈的,是我见过最讨厌的人了!”

抱着抱枕的黄景瑜像让人点了穴一样不动了,他的表情从一开始就没变过,但现在他眼里的火刷了一下熄灭了。

“你不是你不是……对不起……我很喜欢你的……才想你也喜欢我啊……”

尹昉抱着他,双手在他背后上下搓动,想要让这个散发冷气的大冰山温暖一点,他的声音不自觉地软下来了:“就比如说我现在这样抱着你,就很希望你也抱着我,你都可以抱着那个女孩子,但从没抱过我。”

“我力气太大了。”

他说话的声音低低的,像是个迷路的小孩子,尹昉抬头看他,忽然察觉到一些他没注意过的变化。他们的关系已经跟一开始时不一样了,如果说以前他们比邻而居,那么现在他已经踏入了黄景瑜的领地,面前的这个人像是一头困在锁链中的猛兽,现在链子的这头是自己,他连挣扎都不敢。

“我要求你抱我一下。”

他试探着,向着黄景瑜的方向迈步,他既然已经进来了,就休想让他就这样相安无事地退出去。黄生的回应是伸开手臂,又握了一下拳头,仿佛需要事先鼓起勇气,最终他俯下身来,尹昉抬头看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露出渴望的表情。

但这个拥抱最终也没有落到他身上,黄景瑜双手撑着尹昉身侧的沙发,单膝跪在了凉凉的地砖上,轻轻把脸放在了他的膝头。

“你等我练习一下。”

他的脸在尹昉光裸的膝头蹭了两下,轻轻地露出一个克制的笑容。

尹昉看他的样子觉得心里塞了一团轻软的柳絮,堵得他很难过,却并不能说出实际的辛苦来。

“那我要预支一个吻,不要动,我要吻你了。”

我也不知道我们相遇,是上天眷顾了谁。

 

黄景瑜从没觉得这么焦躁过,他克制着自己出门杀个人的冲动,克制着砸东西的冲动,他把枪拆开又装上,把所有的地板都擦了一遍,但仍然克制不住的,是逃跑的冲动。

或许这个世界并不适合他,他只是来搞破坏,然后被消灭。

尹昉的房间里还亮着灯,他可能正在看书,正在洗澡,正在做一切普通人会做的事情。

他睡在一墙之隔的地方,黄景瑜是见过的,尹昉安安静静地伏在枕头上,像一只小鹿,而自己那时候想要杀了他。

他不需要自己,他那么温暖,像一颗太阳。

收拾好东西的黄景瑜再次决定逃跑,他不会回来了,不会再回到尹昉的视线里,他的承诺仍然作数,但不需要让尹昉知道。

他拎着行李打开了门,连钥匙都没拿。

就在这时尹昉的门突然打开了,吓得他往后一退,砰地撞上了门板,这次他的退路也被堵住了,面前是尹昉,背后是一扇打不开的门。

“你上哪儿去?”

“我……”

“你又要走?”

他语气不善,眼睛瞪得圆滚滚的,黄景瑜伸手想要摸摸,被他一把抓住手指,撸起袖子就是一口。尹昉下口一点不留情,嘴里很快都是血的腥甜味,他抽了一下鼻子,抬起脸来抹了抹嘴边的血迹。

黄景瑜被他的样子刺得整个后脑勺都一抽,差点伸出手捏他的脖子。

“这次带全了?不回来了是吧?”

“是。”

“你还敢说是!”

尹昉顾忌着不敢打他的脸,但伸出脚狠狠地踢了他一下,他被咬也没动,现在挨踢了也没动,困惑的表情浮在脸上,试探性地改了口:“不是?”

黄景瑜仍然想伸手去摸他圆滚滚的眼睛,这次没有被阻拦了,他摸到了尹昉眼皮上的痣。

而尹老师觉得自己脑仁疼,他深吸一口气,决定按照黄生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你要是走了,我就讨厌你。”

他不动了,这是句相当奏效的威胁,尹老师觉得自己的教学能力可能要向另一个方向发展了。

“还走吗?”

“不走了。”

他看起来好低落,但宝宝犯了错误不能一味娇惯他。

“回去睡觉!”

黄景瑜转过身,又转回来。

“没带钥匙。”

“哼!”

尹老师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拉进屋里,找了药箱给他处理手臂上的牙印,黄景瑜乖乖地坐在那儿,既不皱眉也不吵闹,是个合格的宝宝。尹昉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接着又想起来刚才那一脚,撩起他的裤子看了看那一大块淤青,叹了口气,声音闷闷地道歉。

“对不起。”

“没关系。”

原谅的速度也是飞快,尹昉抬头看他,仿佛第一天认识他的时候一样,这个小男孩虽然个子高高的样子凶凶的,但是个温柔的好人。

 

他们的生活恢复了常态,常态是指分别上班,晚上黄生来尹老师家蹭饭,顺便帮尹老师洗碗,在洗碗的时候约好周末去逛动物园。

“你过来给我看看你的手。”

黄景瑜穿的是他自己买的拖鞋,上面两只小熊,走起路来啪嗒啪嗒,更像个宝宝了,他把手举过来,尹昉发现那个牙印没了。

“嗯?”

“拍照的时候化妆了。”

他举着胳膊找了半天,也没在尹老师这儿找到想要的东西,最后回自己家拿了卸妆油,把遮瑕膏擦掉,再揭开创口贴,露出那圈深深的牙印。

“对不起啊。”

“我已经原谅你了。”

尹老师在那圈牙印上吹了吹,他一动也不动的样子更可怜了,而且自己的行为真的幼稚透顶,仿佛三十年都活到狗子身上去了,一想到黄景瑜要拍照的时候一撸袖子,他的同事给他遮伤痕,脸红得都烧起来了。

“你……你同事没说什么?”

“她们说我女朋友很辣。”

“嗯?”

黄生一脸无辜地复述着化妆师小姐姐的话,在看见尹昉皱起来的脸的时候补充了一句:“我说你不是女孩子。”

“哈?”

尹昉觉得自己已经预见到了事情的发展方向。

“然后她们说我男朋友很辣。”

尹老师站了起来,红着脸抽了黄生的脑袋一巴掌,接着开始怒搓他的头毛。黄景瑜被他搓得东倒西歪,也不反抗,勉强保持着手掌心朝上不要压到伤口。

“明天想吃什么?奶油可丽饼,还是金枪鱼三明治?”

“可丽饼!”

看吧,他喜欢吃甜甜的东西,黄生其实年纪真的不大。

 

第二天两个小朋友带着便当去春游了,提议去看动物的人是尹老师,但负责背着相机的是黄先生,他不许尹老师背着那么沉的东西,尹老师想想昨天都被当成女朋友了,于是心安理得地让他拎着,等到了半途的换乘站才冲他伸了伸手。

“给我吧。”

“我拎得动。”

“你拎得动,不代表你不觉得重,相机挂在脖子上很痛的,给我。”

黄生被他说得一愣一愣,把相机摘下来给小小只的尹老师背着,两个人摇摇晃晃地在动物园下车,迎面撞上了真的来秋游的小学生们。

尹老师咔嚓了两张,举起相机给黄生看那个没有了灵魂的小朋友。

“他不想来。”

“你呢?黄景瑜小朋友?”

“你想来。”

黄景瑜小朋友眼睛看着尹老师,嘴角翘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我开心你就开心吗?”

“是的。”

黄景瑜小朋友真的很乖,尹老师在心里给了他一朵小红花。

他们的路线跟小朋友们不太一样,一进门就分开了,但又在鹿苑见面,也难怪,鹿苑旁边就是儿童动物园,小朋友们叽叽喳喳地想要摸摸小鹿,黄景瑜悄悄伸出手,在尹昉的额角摸了一下。

“干嘛?”

黄景瑜小朋友不说话,移开了视线。

“说话!”

“我觉得你是小鹿变的。”

尹老师被他说得脸红,两个人被小朋友围着的情况使得他更加要脸红,黄生握着他的手腕,最后两个人的耳朵都红了,尹老师觉得这样不行,黄景瑜这个小朋友,怎么能这样呢。

“你对我这样没大没小,罚你亲我一百万次。”

“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

“什么?”

“你昨天预支了一个。”

“好啊!你跟我算的还挺清楚!”

 

两个人从西北门出了动物园,打车奔着吃饭的地方去,虽然中午吃了可丽饼,但饭量很大的黄景瑜小朋友和饭量不大但早晨没吃饭的尹昉小朋友仍然饿坏了。

偏偏路上还堵了车,尹老师本身就不喜欢坐车,现在被一顿一顿的交通状况弄得有点难受,捏着黄生的手翻来覆去地玩,因为无聊张着嘴打了个哈欠。

如果硬要他回忆,他的错误大概就是这个哈欠,他没有注意到任何事情,在黄景瑜旁边感受到的安全太具有迷惑性了,他虽然是个小六岁的宝宝,但什么都能解决。

他听见了砰的一声,他感受到了温暖的怀抱,看见了黄景瑜好看的眼睛。

“别动。”

跟随着这一句的是再一次的撞击,他吓得浑身一抖,血从黄景瑜的脖子上流下来,他耳朵里轰隆隆地响,眼泪都涌出来了,却看见黄景瑜小朋友伸出手,接住了那一滴血。

“别怕。”

 

tbc.


后文:10.


评论(47)
热度(213)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