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顺懂】我与他的狂想曲·6

    

目录:1.    2.    3.     4.    5.    6.    7.     8.    9.(完)


*纯情史密斯。

*不要瞧不起纯爱。

*欢迎来评论讨论纯爱。


Summary:如鱼得水。


全队都对李小懂能够真的泡到三十岁的大姐姐表示震惊,光棍罗某表示极为震惊。

“她多大你再说一次?”

“三十四。”

李小懂正在侍弄自己新从店里弄回来的花,打算明天送给顾先生,是雏菊,雏菊的花语是,和平,希望,他的军旅生涯开始于对这两种美好事物的追求,而顾先生,他就站在这个希望里。

“我还是不能理解。”

“我也是……”

“我也是……”

“我也是……”

除了单身男子罗某,剩下的人都在听墙角,一开腔就藏不住了,索性呼啦啦全进来了,都盯着被爱情滋润的李小懂看。

“你怎么做到的!”

“亲他!他也亲我了!我就成功了呀!”

根本不具有参考性,众人盘算,只有李懂这种超可爱的小孩儿,冷不丁亲人家一下才不会被当成流氓踢碎蛋,换成自己,搞不好还得被抓起来。

“我跟你们说他可好了,会烤蛋糕,会烧菜,长得也好看。”

李懂得了宝贝,恨不得炫耀给全天下的人看,佟莉听着他的描述,伸出手来帮他插花,由衷祝愿她的小心肝爱情幸福。

“多说两句,她长得怎么就好看了?多高啊,你们俩配不配?”

“嗯……眼睛好看,鼻子很高,嘴唇软软的,还有虎牙!”

“哇……”

一群大小伙子对李懂口中形容出来的姑娘有了一个大概的想象——十分可爱,长发,小脸,加上虎牙。

“高……比我高点,”李小懂伸手比划了一下,佟莉盯着他举过头顶的手,心脏病都要给他吓出来了,“没有一米九,但也差不多了,我们挺配的!”

“小懂你找了个女篮选手吗!”

众人已经由羡慕转为惊恐。

“啊?他是男的啊。”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李懂的表情非常正常,仿佛在说你们咋了。

而小队的每一个成员,都在检讨自己,是不是他们太gay了才导致李懂这么自然地爱上了男人,还是个接近一米九,会烤小蛋糕的娘炮。

 

当然李懂不知道这些,他每天忙得很,能尽力抽出的时间,全都用来喜欢顾先生了。训练照旧,任务照旧,但这次,和接下来的每一次,他心里都揣着顾先生,就如同口袋里揣了一块糖果,就算不吃,只要把手伸进去摸摸它,甜味就从喉咙里冒出来了。

顾先生正在做意面酱,听见这句话,回头冲他笑了笑,叉起一块苹果送进他嘴里。

“所以你上课的时候就想着我,和糖?”

“有空的时候想,”李懂咂咂嘴,苹果很甜,他踮起脚去索吻,把舌尖伸过去,执拗地要他分享这一点甜。顾先生温暖的味道包裹着他,手掌贴在腰后,他觉得缺氧,明明他可以憋气很久,却被顾先生的吻窒息了。

“没空的时候,抽空想。”他们的嘴唇离得很近,说话的时候就会碰上,李懂有心再亲他一次,顾先生却回头了,把火关好,耳尖红通通的。

“那我就不一样,”他露出一边虎牙,“我什么都不干,光想你。”

 

顾顺也不知道他都三十多了,在陪这只小狗谈得哪门子纯情恋爱,但莫名其妙地进展顺利,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连看一眼都觉得甜蜜。

李懂学业挺忙,有时候做实验好几周都不来一次,倒是省了自己的麻烦,顾顺伤好得挺快,毕竟只是个土炸药。他在家里擦枪,上油,最后掀开地板把枪放好,接着把橱柜里的匕首掏出来擦了擦,就不应该放得离沥水槽那么近,想了半天,把书架上的手雷掏出来,挪了半天才找到地方——放在了花盆底下。

准备做完了,出发之前一晚他想了挺久,虽然顾老板只是个掩饰,但这个城市很不错,李懂也不错,他要是能安全退役,这儿是个非常好的选择。

 

李懂回来的时候顾先生又走了,他俩最近总是错开,但现在他有了顾先生家里的门卡,家门密码他也有了,他去转了一圈,仍然对顾先生的大房子感到不适应,扫地机器人从他旁边呜噜噜地走过去,再呜噜噜地转回来,没有顾先生,这个地方没意义。

还没等顾顺回来,李懂就被拖去训练了,不是在出任务,就是在训练,冰地里面睡过觉,泥地里面打过滚,小白菜呀地里黄。

队友们知道李懂的女朋友是个男的之后,对他就没有丝毫怜惜了,只想着拱白菜的猪是多么可恶,给顾顺脑补了一个胡子拉碴翘兰花指说话还带颤音的形象。

最后残酷的魔鬼训练,给李懂练得说话都出颤音了,他举着枪瞄风中摇晃的移动靶,旁边是佟莉和石头唱凤凰传奇,罗星还在一边挠他痒痒。

“娘子!”

“啊哈!”

为什么是佟莉喊石头的台词是娘子啊,这世界真的搞不懂。

最后李小懂光荣负伤——起夜磕门框上了,颧骨青了一片,终于熬到了联络点轮值。

他迫不及待地奔向顾先生的咖啡店,那个人正在收银台后面站着,笑眯眯的样子让人十分愉悦,刚要委屈巴巴地想要诉苦,却迎上了冷酷的表情。

“啊?”

“你过来。”

顾先生解下围裙,把他抓进了储物间。

顾顺的手指捏着他的脸,仔细地看着那块淤青,李懂被他吓得不敢动,眼珠乱转,紧张得心砰砰跳。

“你跟人打架了?”

“不是!磕的!”

或者是他心里虚,没敢说是因为训练太累了有点恍惚,顾先生眉头皱的更紧。

“我……我真的……”

顾顺的手指按在了他的下唇上,小骗子学会骗人了。

李懂不知道该闭上嘴,还是保持着现在这个嘴巴张开的愚蠢表情,那根手指停在他的下唇上,顾先生睫毛垂着,不肯抬起眼睛来看他。或许是真的生气,那根手指微微用力,指尖送进了李懂嘴里,他有点不受控制,明明知道顾先生在生气,还是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那根手指。

舔完了他就知道自己错了,赶紧抬头想要看看顾顺的表情是不是要大发雷霆,眼前却突然一黑,他被一只手捂住了眼睛。

继而是关门的声音,他的世界只剩下唇齿间的一小块,他吞咽着,被压制着,顾先生的吻带着一点怒气,食指和拇指掐着他的下颚叫他张开嘴,顾先生的舌头突破了牙关伸进来,不太温柔地把气息都灌给他。

但李懂脑子里想的却是顾先生刚才喝了咖啡,涩味的甜从舌尖传递过来,牙齿咬着下唇,稍微一用力就松开了,转成了柔和的吸吮,捂着他眼睛的手也拿开了,转而卡在了腰上,同时顾先生的腿伸过来插进了自己的腿间,用力一顶,他就被架在了墙壁和顾先生的胸膛中间。

那种奇妙的,让人失重的缺氧感再次击中了李懂,他变成了一条鱼,需要从顾先生那里汲取氧气。

“你啊……”

顾先生已经放开他了,但他没意识到。

“嗯?”

他手里揪着顾先生的衣服,模糊的光影里,他只能用力地向前看,向上看,才能瞧见一笔锋利的下颌线。

“看看你,把我变成什么了。”


 tbc.


评论(20)
热度(311)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