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顺懂】我与他的狂想曲·3

目录:1.    2.    3.     4.    5.    6.    7.     8.    9.(完)


*豹笑版史密斯。

*汪汪汪。


Summary:李懂的小狗。


顾顺不知道自己成为了弱不禁风的典型,他揉了揉胸口,李小懂虽然看起来清爽又单薄,仔细想想也是个大孩子了,沉是正常的,不仅是正常的,还应该再沉点儿。这么想着顺手捏了一下他的肩膀,把草莓往他的方向推了推。

“尝尝吧,刚下来的草莓,不知道甜不甜。”

这么说的时候顾先生修长的手指搭在盘子边上,简直哪儿哪儿都充满魅力。

李懂吃了一个,顾顺看着他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半晌才咂咂嘴,扬起脸来笑眯眯地说:“甜!”

顾顺看他的表情,自己捏起来一个整个儿放进嘴里,牙齿刚刚咬破外皮,一股直指天灵的酸味在自己嘴里蔓延开来,唾液腺疯了一样地工作,最后也没能把他从果酸的魔爪中拯救出来。

他低着头无声地骂脏话,还用手捂住了狰狞的脸。

“你怎么了?”

李小懂还装蒜呢,顾顺气得把他往自己怀里一按,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

“你怕是要谋害我,好继承我的咖啡店。”

平白无故被揍的李懂眨了眨眼睛,他又捏起一个,啃了一个草莓尖儿,然后递出去给顾先生:“你尝啊,甜的!”

“我信了你的邪!”

“真的!”

小孩把草莓往前送了送,差点就挨上了他的嘴唇,顾顺无奈,张开嘴把那个小草莓咬进了嘴里。

“怎么你的就甜?”

顾先生嚼着草莓口齿不清,伸手去盘子里扒拉来扒拉去,李小懂内心都是刚才顾先生亲了自己的手指头一口。

他盯着自己的手指尖看了一会儿,再抬头看看顾先生薄薄的嘴唇,脸腾地一下红了。

“哎你热吗?”

“还还还行。”

李懂差点原地立正,为了掩饰只好真的站起来往窗边走,在立式空调旁边捅了好一会儿,视线仍然落在自己的手指上。

顾顺看小孩半天也没个动静,从茶几上拿起遥控器调低了两度。他还是不死心,跟相面似的挑了半天,挑了个心宽体胖的草莓塞进嘴里,再次被酸得皱起脸。

“李小懂?”

“哎!”

“再挑一个!”

顾先生捧着盘子,酸得眼圈都红了,李懂随便拿了一个,仍然先咬了一口,他抬头看了看顾先生,把草莓塞进他嘴里。

“甜的。”

“难道是你年纪小,连苦都要比我少吃点吗?”

李懂看他絮絮叨叨的样子,特别想伸手撸一把他的寸头,但没敢,顾先生这么大的个儿,要是被摸了脑袋,脾气再好也会生气吧。

 

顾顺去做饭了,顺便把这碗叛逆的草莓切丁,淋上蜂蜜,准备明天再吃它们。

李懂像个小尾巴似的跟着顾先生在厨房里乱窜,顾先生淘米,他在旁边看着,顾先生剁鸡肉,他在旁边看着,顾先生炒鸡肉,他在旁边看着。最后原料都放进去了,顾先生调好小火盖上锅,打开定时器,回手拎着小尾巴的领子把他往出丢。

“去去去,一边玩去。”

他就往前迈了两步,就又回到了厨房门口,顾先生开始做白菜汤了,炒香火腿的味道丝丝缕缕地散布在厨房里,李懂用力地耸了两下鼻子,开始无理取闹地埋怨抽油烟机,如果是自己家那个舍不得换的油烟机,那现在整个厨房里都是香味了。

有点想家。

顾顺一回头就发现李小懂坐在厨房门口,脸贴在门框上,表情混合着饿和伤感。

“跟我欺负你似的,快站起来,地上脏。”

“刚才机器人扫过了,我不起来。”

他手里还捏着勺子呢,不会过来拎自己的,李懂像小孩儿一样洋洋得意地算计着怎么逃避惩罚,还歪了歪脑袋,就差伸出舌头跟顾顺略略略。

“那你坐着吧!”

顾顺被他气得笑,继续看着自己的一锅汤。

 

最后端上桌的是黄焖鸡和上汤小白菜,顾顺给李懂盛了一碗米饭,又递给他一个小勺。

“我会用筷子的,顾准哥哥。”

“你吃不吃?”

“吃!”

顾先生手艺真好,李小懂最后差点把汤都喝了,被顾顺给阻止了。

“四碗了小懂,你别撑着,学校食堂那么难吃?”

基地食堂不难吃,天天都有肉,单数还吃鱼。

“难吃!”

为了博取同情,李小懂毫不心疼地黑了大师傅一把。

 

那天之后李懂就被拎回了基地进行魔鬼训练,不知道是不是他黑大师傅的姿势太过忘恩负义,这次他们根本没有补给。

于是每天都能听见自己的肚子被饿得咕咕叫,还不能叫得太大声,正隐蔽呢,李懂就差吃了自己的吉利服充饥。

好不容易度过了训练期,李懂的心像是一只脱缰的小狗,摇着尾巴汪汪汪地奔向顾先生的方向。

没想到队长站在他身后,小小的眼睛里是锐利的光芒。

“李懂!”

“到!”

“第一次参加这种训练,适应吗?”

“适应!”

“那就好,五千字训练日记,去写吧。”

李懂的小狗被项圈一扥,摔了个四仰八叉,最后跟着李懂内心哭天抹泪地坐在小台灯底下写训练日记。

写完了训练日记还没喘口气,副队觉得自己还能练,拖着全队去戈壁上玩坦克大战,最后负重行军三天四夜完美收官。

终于得到宝贵假期的李懂,觉得内心的小狗已经跑不动了。

他坐在咖啡店,从中午等到了下午,顾先生都没有来,下午交班时终于来了一个他认识的店员,却带来了一个坏消息:顾先生出差了。

李懂内心的小狗开始呜呜叫。

刚走一个星期,没一个月回不来。

李懂内心的小狗被一枪打死了。


tbc.


评论(15)
热度(221)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