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顺懂】我的世界坠入爱河·上

*目录:        


*ooc和我。

*好感度计数器来源于动漫齐木楠雄的灾难。

*感谢 @茶色蟆口鸱 这位太太画的图,激发了我这条咸鱼!爱您!

*这是一个图片链接。



我今天怪怪的。/哪里怪?/怪喜欢你的。


李懂有个秘密。

他有超能力。

说起来让人十分失望,他并不能飞,也没有热视线,所以根本不能像动画片里一样拯救地球,膝盖上的伤口也不会因为晒了太阳就愈合,只是他能看见别人的好感度,而已。

一开始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一个绿油油的数字悬在人的在头顶上,初次见面可能是50,也可能是60,而妈妈的数字,一开始就是橙色的90。

他用这个超能力躲过了人贩子,拯救了同桌小女孩,就算捏着糖果,头上红红的20是不会骗人的。等他升了初中,开始遇见一些女孩子,她们的数字飘忽在80以上,偶尔会达到90,而这时他会得到两种结果:第一,收到情书;第二,收到母爱。

惭愧惭愧,大部分是因为爆发了母爱。

这是他进军队的原因,之一。

但他没想到副队这个男人也能有这么强烈的母爱,他坐在凳子上,苦中作乐地看着副队脑袋上的91,不禁陷入了沉思,一回头看见了队长,87,还在好兄弟的范围内——勉强算是在好兄弟范围内。

“李懂,我们要新来一个狙击手。”

他的狙击手受伤了,他想,因此要有一个新的狙击手,接着他又想,星哥也是90以上,从来都没掉下来过。

杨锐一看他肩膀都塌下去了,就越发觉得不能把罗星让人打得起不来床的事儿告诉他,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

李懂眼睁睁看着队长的数字突破了好兄弟也飙到了91,与副队的橙色数字相得益彰,一对老父亲。

那时候他们正收拾装备,直升机的声音传来大家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是顾顺,石头往外看了一眼,听说特别拽。李懂觉得他可能要接受一个红色的分数了,既然拽,就慢慢相处吧,任务总是要执行的。

但一直等顾顺走到面前来,李懂除了机械地回答队长的话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92,比老父亲还高一分。

顾顺你来之前是不是吃了什么老母亲药剂。

“……我是观察员李懂。”

但顾顺飞速地暴露了,又拽又皮。

“我是顾顺。”他一笑露出两颗虎牙,“你能跟着罗星,说明你有两下子,找个机会,让我见识见识。”

“那也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事!”

李懂有点生气了,但他话音刚落,顾顺的数值就跳了一下,变成了93。

这人什么毛病!挨怼了还涨数值!

“以后有的是机会。”

顾顺又笑了。

很快那个笑容变得破碎,他们还握着手,顾顺单膝跪在他面前,子弹在他胸前旋出一个碗口大的空腔。

 

他做梦了。

顾顺躺在他旁边,因为睡着了头顶没有计数器,胳膊上的伤还没好全,他梦见了第一次见顾顺,和脑袋上诡异的高数值。

狙击手听见身边的声音就醒了,他的观察员愣愣地坐在黑暗里,被他一摸还吓了一跳。

“做噩梦了吗?”

李懂被他扯了一下胳膊躺下了,顾顺伸手把人抱进怀里,因为醒过来数值又亮了,97。他的数字在他们的任务中,每次顾顺开口说那些调笑的,鼓励的话之前,早早地加上了。

“别怕,梦里的都是假的。”

他说话的气流吹在脖子上,下巴抵着后脑勺,手指轻轻地握住自己的,李懂僵住了,手指捏着被单,顾顺这只手受了伤,他被抱着不敢动,数着狙击手的呼吸声,天快亮了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早晨起来李懂出去跑步,顾顺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才起,刷了牙之后绕着甲板慢走,像是个退休老大爷。过了一会儿李懂和庄羽并排跑着经过了自己,陆琛在后头跟着,看见他停了下来,先在他伤口上按按,又掀开纱布看看,昨天是佟莉和石头执勤,现在应该回去休息了,顾顺四处乱看,他的职业病如此,转着眼珠找了一圈,唯独没看见队长和副队。

“他俩种菜去了。”

哦对,队长特意从岸上带了几袋土,说要种菜吃。

陆琛检查好了,宣布差不多该拆线了,李懂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旁边,凑过来看看他的伤口,顾顺把肩膀挺起来,示意他看正面,李懂不吃他这套,非要去看背面。

“我缝的挺好的。”

陆琛早把伤口盖住了,捏了捏顾顺的肩膀说到:“幸好是贯通伤,乖乖养着绝对不留后遗症,别着急训练。”

“我知道了。”

李懂对着大夫点点头,伸出手也想摸摸顾顺的伤,最后把手缩回去摸了摸裤缝,没敢。

“哎?”顾顺知道李懂是要照顾自己,但是一看他不开心就按捺不住心中的皮,“你知道你要干嘛?”

“把你捆床上。”

“然后日得我说不出来话?”

陆琛对顾顺的好感下降十点,跌到了74。

对自己的好感上升一点,突破90。

顾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莫名觉得有点冷,观察员儿的眼神非常微妙,直愣愣的盯着他,让他更冷了。

“你这么看我,别是要狙我。”

李懂歪了一下脑袋,看着陆琛气哼哼的背影,意味深长地冲狙击手眨眨眼睛。

“我就是想提醒你,你拆线的时候小心点。”

“?”

李懂提醒得对,拆线那天顾顺想起来他微妙的眼神,陆大夫跟自己是杀父之仇啊这是,不就是抢了一块五花肉吗!

 

拆了线之后仍然行动不便的顾顺同志过了好一段衣冠不整的日子,因为李懂打报告申请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得到了假期去看罗星。乍然失去全能观察员的顾顺几乎生活不能自理,在镜子前面站半天才想起来得自己挤牙膏。

李懂其实有点不放心顾顺,但队长迟迟不批准自己的假期,他已经预感到罗星的伤势不会特别乐观,这让他既着急,又焦虑。但见到罗星的那一刻他还是被他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所冲击,半天都没动地方。

罗星看他的样子勾了勾手指,李懂僵硬地抬起脚,就算是新兵的时候他也没顺拐过,在干扰训练里动作变形也是最小的,但他想要立定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是同手同脚走过来的。他曾经特别怕罗星头上的数字变灰,消失,但现在罗星这样躺着,以后可能都只能这么躺着了。

想到这些的时候李懂眼眶发热,想极力忍住眼泪时忽然看见罗星脑袋上的数字,跳了一个。

96。

“受伤了吗?”

他的手费力地挪了挪,李懂伸出手去握住,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啪嗒掉在了他手上。

“没有……我没受伤……”

“那你脸上的是什么啊?”罗星笑了,捏了捏他的手,李懂抬手抹掉眼泪,顺便摸了摸自己脸上那条粉色的伤痕,结痂都掉光了,只是一道小伤,他笑了,十分难看的那种。

“这不算,就我好好的回来了。”

“李懂,我们上过那个课,你记得吗?”

“太多了……我记不住……”

小家伙站在那儿,有种孤零零的感觉,眼圈红着,说着说着又要哭了。罗星后悔没有跟顾顺再说一些,他就算不知道自己脊椎受伤,光是飞机上的那一幕就已经给他很大压力了。

“幸存者内疚。”罗星动了一下脖子,李懂赶紧帮他挪枕头,让他躺的舒服点,“你还活着不是用我站不起来换来的。同样的,你没受伤,也不是用你的队友受伤换来的。”

“嗯。”他舔了舔嘴唇,低低的应了一声。

“顾顺也受伤了?”

“受伤了,伤了肩膀。”

他向下撇了一下嘴角,罗星忍住了没立刻安慰,继续问他:“为什么?”

“因为有直升机袭击我们所在的位置。”

“你们受伤的概率是相同的,他比你倒霉。”

“……嗯。”

“我们受伤的概率也是相同的,我比你倒霉。”

这次他不吱声了,罗星想着自己要是能动腿,肯定要踢他一下。

“狙击手的危险就在于此,你以后做狙击手,也有可能倒霉,但我不希望你倒霉,就算痛苦,我也希望你是幸运的那个。”

他们之间沉默了一会儿,罗星盯着小孩的发旋,李懂忽然抬起头,表情是高兴,又带着肉眼可见的伤心,他说:“星哥。”

“嗯?”

“我这次狙人了。”

“哟!可以可以,非常可以!”罗星竖了个大拇指,想想另一只手也挣扎着从被子里伸出来,给了观察员两个大拇指,“你可以超过顾顺子,我说真的,有朝一日!超过他!”

“好嘞。”

他把这个当成一个任务了,会拼了命去完成,罗星想摸摸他的脸,再去给他找个毛巾擦擦,但现在做不到了,交给顾顺子了。

 

李懂回来之后人沉默了些,顾顺坐在床上,在皮一下和安慰他之间摇摆,还没决定的时候观察员已经进去洗澡了,狙击手叹了口气,开始搜肠刮肚想怎么开导他。

想到李懂出来都没想出来,刚要给他个男人的拥抱以示安慰,就被热毛巾糊了一脸。

“呜呜呜?”

“给你刮刮胡子。”

湿乎乎热腾腾的毛巾盖在顾顺的脸上,他终于消停了,只能看见那串数字随着他摇头,点头而晃动。

顾顺被他拽到洗手间里,抬着下巴抹了半张脸的泡沫,李懂正在装刀片,一低头只能看见他的发顶,狙击手叉着腰,有点美滋滋:“你怎么这么好啊。”

李懂看着他头顶上的数字,笑了一下。

再好还能比你好吗,你看看你那数字飙的,说你是我亲妈都信。

“左边。”

顾顺乖乖地把脑袋转过去,观察员的手掌贴到他后脑勺上,剃须刀顺着脸颊把白色的泡沫刮掉一道,磕一磕刀片,再刮第二次。

“右边。”

李懂看他跟只大狗似的心里微动,这几天狙击手估计担心坏了,刚才一进门还以为顾顺改行要去要饭,胡子拉碴活像犀利哥。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伸手把他下巴抬起来,刮干净了最后一点,扣着手指磕了一下他的下巴。

“哎哟!”

“洗脸吧。”

顾顺冷不丁被打,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奈何他的观察员径直走了,只留给他一个背影,抹了两把脸气不过,追上去贴着他一顿狂蹭,把水弄两个人一身。

李懂被他蹭了一脸水,摸了一把脸也没发火,默默地转身坐回床上,顾顺觉得日子真是没法过了,一生气把人扛起来,肩膀架着他的腰,闲着的手拍了拍他的腿,低声吼他:“别动!”

顾顺扛他是用没受伤的那边,那李懂不也敢乱动,只能在他肩膀上大声嚷嚷:“顾顺!”

“一回来就闷闷不乐,”其实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但是他就装的跟没事儿人似的,全憋在肚子里,顾顺看着就生气,“还照顾我!”

狙击手气得在地上转圈,他人高腿长,宿舍太小,走两步就到头了,本来有心教训两下,手不方便,再者怕磕着李懂的脑袋,最后也只能把人往上铺一撅,自己单手叉腰站在屋子中间生气。

李懂还穿着常服呢,白短袖大裤衩,拖鞋早就掉了,露出小腿和脚丫子,顾顺伸手想打,最后也还是没舍得,轻轻抽了一下就算了。

“你能不能害怕点?”

顾顺看他表情就知道这小兔崽子根本就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倒是想……”

但你那97动都不动一下,我妈嫌弃我的时候还掉到92呢,做不到,根本不怕。顾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这个表情绝对不是要怕,稍微一考虑,手指勾了勾。

“你过来点,脑袋上有东西。”

“哦……”

李懂不疑有他,撑着床沿乖乖把脑袋凑过来给顾顺胡撸胡撸瓢儿,等胡撸完了抬头问他:“好了?”

“没有。”

“啊?还有吗?”

顾顺没回答他,伸手按着他的后颈,凑上去吻了他。

观察员愣住了,顾顺也没想把他吓坏,只是贴着嘴唇蹭了蹭,就松开了手。

“这次没有了,我重复一遍,我很严肃的,希望你害怕点。”

说完了他盯着李懂的表情看,希望从那里找到一点肯定或否定的蛛丝马迹,但没有,李懂的情绪只剩下单纯的一种,震惊。

顾顺的数值砰地一声升高到了99,李懂愣愣地回忆从见面开始到现在顾顺的种种表现,但他对自己不是老母亲的爱吗,为什么要亲自己?

星哥的数值也有那么多,星哥为什么不亲自己?

副队的数值也超过了90,为什么副队不亲自己?

最后他排除了各种可能,终于扑通蹦下床,揪着顾顺的领子颤巍巍地问出了自己认为的最不可能:“你喜欢我的吗?”

“对啊!”

顾顺的优点就是,虽然内心慌得一批,但表面丝毫不怂。他低头看着李懂的脸,庆幸刚才刮了胡子,洗了脸,虽然也是观察员帮忙的。

“你一开始来的时候就喜欢我的吗?”

“对啊!”

“那你还损我?”

“我那是夸你!”

李懂慌了。

他一直都看得到别人对他的好感,人际关系上因此如鱼得水,现在他想看看自己对顾顺的,这样就知道怎么面对现在这种情况了。但他使劲儿抬头,也看不到自己脑袋上飘着的数字,倒是顾顺,他脑袋上的橙色数字变成99之后慢慢转成了惊悚的粉色,吓得他都不敢动了。

“吓成这样啊……”

顾顺把他搂到怀里,拍了拍他的背。

“我以为你对我……是……”

“啥?”

“母爱……”

“别他妈逗我笑,我伤还没好呢,笑崩了陆琛非给我拔一身火罐。”

顾顺的下巴磕在他脑袋上,有点疼,不知道这一周谁给顾顺洗的衣服,一股陌生的洗衣液味儿,李懂脑子里直来直去的高速公路忽然要改成环形立交桥,根本转不过来弯,但他的领地意识猛然地窜上来了。

“谁给你洗的衣服?”

“补给舰的女兵。”顾顺不在意地说,反而凑得更近了,他捏了捏观察员的脖子,问他:“那你呢?”

李懂盯着他头顶的数字,再看看自己上方,仍然空无一物,理不直气也壮地说:“不知道!”

“行吧,我也就告诉你一声。”

 

他俩晚上还是睡了一张床,李懂本来想自己睡好好考虑一下,但一看上铺的床单和被子都没了,顾顺说上周没洗衣服,上上周也没有,床单已经铺完了,只剩下李懂那套还算干净能用,就拽下来铺在自己床上了。

狙击手的呼吸就在耳边,李懂又不敢动了。

他们俩磨合得不太好,在战场上无暇他顾,下了战场之后简单的呼吸训练都变成了一种考验,哪怕顾顺只是把胳膊架在自己肩膀上,他也仿佛直接回到了直升机那次,只是挡在他面前的人换成顾顺,他在自己面前以各种形式受伤,子弹击中他的腿,胳膊,头,他见过的所有残忍的场面都在他自己的狙击手身上遍历,那场景要把他的心脏都捏碎。

今天他见到了罗星,他躺在那儿,只有手臂勉强能动,罗星是蛟龙最好的狙击手,他以前没见过顾顺,无从比较,但他的狙击手是最好的,李懂一直都这么坚信着,他相信罗星,也依赖罗星。

“呼吸这么沉,想什么呢?”

今天顾顺的胳膊没有放在观察员身上,他们之间也隔了一点距离,李懂往后蹭了一下,后背贴上了他的胸膛。

顾顺以为他吓着了今天会离远远的呢,忽然窜进怀里还有点小惊讶,但很快李懂就把他这点美滋滋给打碎了。

“我没办法相信你。”

“狙击手不是大猪蹄子!”顾顺连忙辩解,想想罗星那个猪蹄子,又改口,“不全是,起码我就不是,你别听补给舰的小姑娘瞎说!”

“?”

李懂回头去看他,发现狙击手正一副委屈得不得了的样子,这跟补给舰的小姑娘有啥关系?

“你就知道小姑娘。”

“只有你!发誓!”

头上那个粉粉的99证明了他说的话,好吧,信了。

“我就是因为太相信星哥了,才会做不好自己的工作。”

“我可相信你了。”他声音轻快,呼吸打在耳边,用脸颊蹭了蹭观察员的后脑勺,“我相信你能牵制住对方狙击手,相信你的判断,相信你能当大任。”

“那是因为你喜欢我!”

“不是那么回事儿,哥是那么肤浅的人吗。听好了,是因为相信你,才喜欢你。”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他把自己绕迷糊了,顾顺捏了捏他薄薄的肩膀,没忍住在他后脑勺上吧唧亲了一下。

“哎!顾顺!”

“太可爱了,没忍住。”

“我这样是有问题的!你严肃点!”

“好好好,”顾顺摸了摸他的脑袋,给他顺顺毛,想了想气不过,“罗星就是个大猪蹄子。”

“关星哥什么事儿?”

“他不能总这么保护你,知道吧?把你保护得战场上都能把枪扔了。”

“对不起……”

“行了行了,你那报告里通篇都是自我批评,还没够啊?胖子不是一天吃成的,明天我们恢复训练,从训练中找问题。”

“嗯。”

“睡觉吧。”

顾顺劝完了还想亲一口,但为了保持自己的威严形象忍住了,盯着观察员脖子上的痣心里挣扎不已,过了一会儿听见李懂的声音:“其实你这么抱我我睡不着。”

“这可是最能模拟狙击状态的姿势了!”

“所以才睡不着。”

顾顺眨眨眼睛,有点心疼。

“转过来。”

李懂乖乖地转过身,两个人面对着面,顾顺乐了,伸手怼了一下他的脑门。

“这么更睡不着吧?”

两个人相对无言,李懂抬头看看他脑袋顶亮晶晶的数字,确实睡不着,可被子只有一床,又不能睡地上,顾顺想了想说:“你抱着我,这应该可以吧?”

他们俩调换了一下位置,观察员在后面,狙击手宽阔的后背把小窗户射进来的月光都挡了个干净,李懂伸手摸了摸他露出来的那块纱布,换来顾顺的一声笑。

“长伤口正痒痒呢,别逗我笑。”

李懂知道他现在做什么顾顺都不会讨厌他,但仍然动作小心地伸出手,抱住了顾顺的腰。他是温热的,心脏正砰砰地跳动着,活生生地被自己抱在怀里。

“真好。”

“放心了?”

“嗯。”

这一天李懂没做噩梦,他早晨醒来,恍惚觉得自己梦见了一窝小兔子,后来意识到那可能是顾顺的心跳。

 

——tbc


评论(24)
热度(709)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