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顺懂】投我以琼瑶


*不是be。

*“顺顺没受伤。”

*我们懂今天也认真地可爱了。



Summary: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狙击手是战场上的蜂刺。”李懂说,他忽然低下头来,接着啪嗒一声,随着他的动作,脸上的血滴了到顾顺脸上。

他们俩所在的制高点被炸塌了,顾顺枪都没来得及收,就被李懂推着滚到了墙角,他被扯着衣襟,按着肩膀,李懂跪在他身前,自己的脑袋对着小家伙胸口,有种孩子长高了的错觉,轰炸停止了,他虽然看不见,但听起来枪声已经远了很多,或者他们这栋楼被炸得太厉害,他的耳朵坏了。

这时顾顺才敢动,吭哧吭哧地把腿尽可能往下放了一点,伸手摸着观察员的脸,感受到他还在轻轻喘气,莫名地松了口气,接着他摸到了湿漉漉的血,狙击手开始紧张,他的口香糖在他的牙关里咬着,咀嚼都变成了一件困难事,他放弃了,咽了一口甜味的口水,勉强地说道:“瞎说什么呢,坐下哥看看你。”

李懂可能有点迷糊了,顾顺更担心了一些,他们在黑暗里对视了五分钟,他才摇摇晃晃地坐下来,这个过程中他短暂地咕哝了一声腿麻了,就再也没出声,安安静静地把脑袋靠在了狙击手的颈窝里。

这回顾顺就差不多能看清了,虽然缝隙里透进来的光不是太强,但适应了黑暗之后还是能模糊地看出他的轮廓,先是顺着他脸上湿乎乎的痕迹摸上去,指尖触到了被石子划伤的额头,继续摸了摸发现伤口不长,刚要松一口气,忽然听见他嘶了一声。

“什么?”

顾顺正顺着他的肩膀往下摸,衣服湿润得过分,他把手伸到眼前仔细看,确实是血,李懂闭着眼睛,嘴撅着,顾顺不敢摸了,只问他:“要止痛针吗?”

“要。”

他声音里浓浓的委屈,顾顺把手伸到他背后环着他,从胳膊的口袋里掏出了针,对着那个缝隙仔细地辨认了一会儿,终于找准了止痛的,没想到扎针的时候他又哼哼了一声。

顾顺被他的孩子气弄得想笑,更多是心疼,他俩现在没被砸死多亏这面承重墙,计划是队长带着人质先走,现在通讯器里静悄悄的,也不知道他们走没走掉,想想还是不死心,又捏了捏通讯器,没有声音。

“跟我说说话,李懂。”

“狙击手是战场上的蜂刺。”

“嗯,哥跟你说的。”

“子弹躲不掉。”

“对。”

“子弹来了,就是我的时候到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抬起了头,还眨了眨眼睛,睫毛搔着自己的下巴,顾顺恢复了咀嚼能力,伸手摸了摸他的后脑勺——那里没受伤,幸好,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这句是你自己发明的。”顾顺拍了拍他的脑袋,当作鼓励。

“我再也不害怕了。”

“非常勇敢,我们小懂。”

止痛针发挥药效了,他能抬头了,顾顺的手捏了捏他的胳膊,脱下左手的手套,开始确认观察员的伤口,飞溅的碎石和刚才落下的天花板是主要的凶器,伤口并不多,也不深,但刚才李懂那么疼,应该是被砸伤了,他轻轻戳了戳李懂的腰,换来一巴掌,拍在他脖子上,声音还挺清脆。

李懂又跪起来了,显得挺高大的,眼睛越来越适应黑暗,看得更清楚了,他小脸虎着,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别动!”

“为什么呀?”

“因为疼。”

“疼就坐下吧。”

“那你疼不疼啊?”他反应过来了似的,在顾顺身上摸来摸去,顾顺被他摸到了痒痒肉,抽筋似的扭了一下,李懂不管,他从头到尾地把狙击手摸了个遍,自言自语地说:“顺顺没受伤。”

顾顺有点难受,他扯了扯李懂的袖子,让他又坐回自己腿上,又把他的脑袋按到自己胸前,假装生气地吼:“没有没有!自己都让蚊子叮了还给别人挠痒痒!”

“我不能再让我的狙击手受伤了。”

李懂被他吼了之后声音委屈起来,听起来更加孩子气了,顾顺吼完了就后悔,这次真的生起气来,这时他的通讯器发出滋啦啦的响声,他低头凑近麦克风,喊了两声队长。

【顾顺李懂?】

【到!】

【有没有事?】

【顾顺没事,李懂受伤了!】

【位置!】

【临街四层!】

【塌了?】

【是。】

【等着我们。】

【是。】

顾顺低头看着李懂,他闭着眼睛,噘着嘴,没忍住就揪了一下他的脸,又被他扇了一巴掌,这次打在太阳穴上,不重,顾顺不跟他计较,捏了捏他的手心说:“还有一针,但等队长他们来的时候再打。”

“哦。”

他没说别的,也没喊疼,但顾顺就是觉得他委屈,把他抱在怀里一小点儿似的,想哄哄他。没一会儿楼下响起了脚步声,顾顺抬起身体把李懂的枪拿下来握在手里,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听见了队长的声音:“顾顺李懂?”

“这儿!”顾顺用枪托敲了一下面前的石板,从李懂口袋里掏出针给他打了。

不得不说重见天日的感觉太好了,他拉了一下踉跄的李懂,两个人跑下去钻上车,车上居然除了庄羽还有陆琛,他捏着医疗包的样子跟天使差不多。但他们在颠簸的车上也只能简单处理,要到港口跟引开海盗的佟莉汇合,再一起上船。

“懂儿?李懂!醒醒!”

他们到了,但是李懂叫不醒了,顾顺把温柔的队长挪到一边,把拉门再开大点,弯腰探进车里,一使劲把李懂扛起来,撒丫子就往船上跑。刚坐稳远远地看见一辆吉普,那个火花带闪电的节奏肯定是佟莉,顾顺一拧钥匙做好准备,嘴里疯狂嚼口香糖,终于佟莉开到了港口,车也快要报废了,正冒着黑烟。

“快快快!”

石头先把佟莉一推,自己一个倒栽葱扎进船里,顾顺一脚踩下去,同时猛打方向盘。

“石头!”

“啊?”

顾顺回头,发现张天德同志的脸再次受到重创——被海草糊了一脸。

“呸!你们俩吓死我了!”

子弹射进海水里,渐渐地不再有了,顾顺知道海盗不敢再追,前面就是中国军舰了,他放下心来,发现口香糖被自己咽下去了。

他的肠子会被黏住吗?

这种没用的闹心事儿一直持续到李懂醒过来,顾顺忧心忡忡地摸了摸观察员的脸,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肚子,有点委屈地开口:“我把口香糖咽进去了。”

李懂看着他,笑了一下就开始咳嗽,整个胸腔都疼,脸皱成了一团,但他还是笑,伸手给自己揉揉胸口,然后接着笑。

顾顺也笑,他扯过李懂的胳膊,捏着他的手腕把他弄掉的胶带重新贴上,那块的伤口特别短,但很深,差点就割到了静脉。李懂好容易憋住了笑容,他的狙击手正好好地坐在那儿给他贴胶带,阳光给他整个人都圈了个金棕色的边。

“喜欢你。”他对着狙击手脑袋上那个旋儿轻轻说。

“啊?”顾顺抬起头,傻子似张大了嘴,李懂挠了挠脑门上的伤口,发现那儿也贴了胶带,他害羞得厉害,脸上晒黑了不显,耳朵却暴露了,红通通的,他把自己的手贴在顾顺的掌心,接着说:“虽然怪不好意思的,但是我喜欢你,嗯。”

他笑得真他妈甜。

“他妈的!”顾顺暴起,叉着腰喘粗气。

“嗯?”李懂仰着脑袋,一副可爱的不得了的样子。

“收回去!把你刚才那句!我……那什么,收!回!去!”

“我不。”

“我先说!”

“我不管,我说完了,是我先说的。”

他眉眼之前全是笑意,仰头看着自己,顾顺深吸一口气,算了算了,他比自己小,让着他一回。


Fin
评论(22)
热度(516)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