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愿为山河之影,愿为吾君之光。

【顺懂】月色

@不长久 生病了吃点甜的吧!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 



Summary:今晚月色真美。



今天是十五,从昨天开始李懂就兴奋起来了,他满地乱跑,但一句话不说。每个人都能看到他蹦到面前来,然后再走开,嘴角挂着笑,脸上一个小小的窝儿。

顾顺是第一个被李懂光顾的人,搭档嘛,他俩挨着坐在训练场里,李懂擦着自己的枪,忽然回头看了顾顺一眼,他们紧挨着坐,呼吸都是一样的,他一动顾顺就感觉到了,歪着脑袋看他美滋滋的样儿。

“高兴什么呢?”

“没。”

他不说自己高兴什么,顾顺想了一圈儿,可能是因为小孩子对于节日的天然兴奋吧。

事实证明确实是的,大家对观察员跑来跑去的行为一点不惊讶,石头还趁乱给他塞了一颗糖,石头脸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但说话还是不利索。顾顺嚼着口香糖,笑了一声,他亲人倒是挺利索的,李懂听见这句,惊讶地回头看了一眼顾顺。

“那天他俩值夜班巡逻,面对面遇见的时候,可能是月亮太好了,张天德趁着佟莉不注意,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啊……”小狗崽子傻乎乎地张着嘴,听人家的爱情故事听得眼睛都闪光。

“然后自己美滋滋地抱着枪跑了,人佟莉都没跑。”

“你怎么知道?”

“我出来尿尿。”

不知道是不是听完了爱情故事,李懂的高兴更明显了,他跟个追尾巴的小不点似的,把自己的爪印四处乱按。晚上大家都打扑克的时候他破天荒地要求赌点什么,等最后他和顾顺把队长副队杀得片甲不留,才清清嗓子,刷的举起一只手。

“我今年要包汤圆!”

“大家都是自己人……就别……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了吧?”陆琛没有参与赌局,一听这个赌注心脏病都要发作了。

“陆琛!”队长摸了一下鼻子,按住了医疗兵,“我知道你看不得那种场面,但是不能这么说知道吧,还有石头,别笑了。”

“呜呜呜!”石头嘴里含着糖,喊出了一句谁也听不清的口号。

“他说誓死保卫厨房不受李懂侵害。”佟莉在旁边吃开心果,顺便充当翻译,说完了看见张天德傻兮兮地笑,想抽他一下又舍不得,只好不自然地别过了脑袋。

唯一懵逼的就是跟李懂一伙儿的顾顺,他手里还捏着洗好的牌,有点莫名其妙。他拨了一下那一沓崭新的纸牌,发出刷拉刷拉的声音,皱着眉看看队长这边,再看看兴致勃勃的李懂,觉得自己好像刚才不应该为了小狗崽子高兴就速战速决地赢了。

“怎么啦?”

“哎,忘告诉你了,以前罗星那手烂牌他俩也没赢过,万万没想到啊你还是个红手。”

“啊?”

“小懂曾经把咱楼上的那个厨房连着隔壁都炸了。”

“卧槽!怎么做到的。”

“据他说是因为补给给了点梨,他想炖冰糖雪梨。”

“李懂,你他妈,很强啊兄弟。”

“我这次不会了!”

他没有反驳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批评,反而露出了坚定的表情,队长捂住了脑袋,就这样的才不好拒绝呢,副队开始反省自己为什么一开始就把王扔出去了。

“行吧。”最后队长抻了抻衣服,视死如归地宣布:“李懂今年可以进厨房,但不许靠近明火,电炒锅,和微波炉。”

这总没事了吧,杨锐在心里想了一遍战术,包括怎么让顾顺拖住李懂不要将魔爪伸向除了糯米和芝麻以外的东西,让石头保护锅,让佟莉保护石头,让天线宝宝啊不是庄羽和陆琛出去巡逻,之后可以把李懂撵出去,方便自己打扫战场,至于他跟徐宏,负责快速地包好汤圆,好堵住李懂这个光会可爱的小可爱的嘴。

元宵作战从下午就开始了,队长和面的时候李懂眼巴巴地看着,队长一边给他讲解为什么要用热水和面,一边DuangDuang摔面团,不给小可爱伸手的机会,而副队正在做芝麻馅儿,他没放糖之前给小可爱尝一口,第一次放糖尝一口,第二次放糖再尝一口,小可爱坐在椅子上等着投喂,完全忘记了也要帮忙的想法。

帮忙烧热水和炒芝麻的顾顺在旁边看着,甚至想为两位中国好家长鼓鼓掌,高,实在是高。

最后要包的时候就不可能不让他伸手了,副队和队长肉眼可见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相视一笑,伸手把小可爱招呼过来,给了他十个小面团和十个冻好的馅团子。

“先试试,顾顺!”

“到!”

“干嘛去了?不是让你跟李懂一起嘛!”

“我……洗手……去了……呀……”

这俩人真偏心,根本不是中国好爸妈,顾顺吸吸鼻子,觉得十分委屈。

李懂已经兴奋一晚上了,终于摸到了食材,伸手按扁了皮儿,拿起馅儿,然后就被副队阻止了,他眨着温柔的大眼睛,把那张皮又捏成了一团,然后按扁,还一边解释:“中间厚,边上薄,知道了吗?”

“嗯!”

趁这个功夫队长包了五个,顾顺包了俩,然后被队长鄙视了。

他一个都没包!

顾顺用眼神喊冤,队长横眉冷对。

能一样吗?你多大了?

顾顺低头捏汤圆,有点委屈。

“不对,”徐宏再次出声制止,小可爱沉浸在当厨师的喜悦里,一抬头眼睛亮晶晶,徐宏没忍住,捏了一下他的脸,“哎呀对不起。”

手上还有面粉呢,他鼻梁到颧骨都是白色的,顾顺在喉咙里笑了一声,被副队用大眼睛来了个死亡凝视。

眼睛大,信息量更多,威慑力也强。

“用虎口,”顾顺冷漠地看着副队恢复了温柔模式,还伸手指了一下小可爱的虎口部位,像他不知道似的,“把皮收起来,然后转圈慢慢捏。”

小可爱成功弄出了第一个圆形的汤圆,顾顺一回头,队长已经包出了两个排。

不愧是队长,生存能力和动手能力都非常强。

最后下锅煮的是队长付队长和自己共同努力的一个连,和李懂包的连长,通讯员,警卫员,司务长。

剩下那几个伤兵,用油锅煎了还是能吃的,副队长安慰小可爱。

“一人一碗,吃完了再盛!石头!把另一碗给佟莉!”

除了石头妄图藏起一碗并且往里扔糖之外,饭桌上非常和谐。

然而,正热闹吃汤圆的各位忽然静止,因为自己动手吃得格外香也格外快的李懂又举起了手,队长此时发挥了最快速度和最高智商,他一抹嘴边的桂花屑,严肃而不失亲切地开口:“怎么了,想去替庄羽?等会儿顾顺,个儿大,吃的多。”

躺着也中枪的顾顺捧着碗,被小可爱用眼神洗礼了十分钟,终于吃完了从馅儿到汤都烫得要死的汤圆,戴上帽子,委屈巴巴地跟在李懂身后走了。

今天亚丁湾也知道过节似的,风平浪静,天朗气清,月亮那么大一个挂在天上,顾顺看了眼仍然高兴的小可爱,捏了捏他的肩膀,才跟他背对背出发。

在另一面相遇的时候李懂正在哼歌,是假行僧,他要从南走到北,还要从白走到黑。等俩人都全舰巡了一圈,在上层甲板上再次相遇时,月亮又升高了一些。

月亮太好了,顾顺想着。

李懂正在抬头看月亮,而顾顺在看他,等他转过来,等他眨一下眼睛,等他困惑得想要开口问一声。

别说话,月色太美了。

顾顺揽着他的后颈,吻了他的眼睛。

Fin


评论(9)
热度(266)

© 枫林晚 | Powered by LOFTER